尴尬的“笑而不语”

今天下午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出席国新办发布会,澎湃在直播中这样说:

现场结束后,记者追问:“对散户加速入场怎么看?有什么话要对散户说?”易会满笑而不语。

这个“格式”很熟悉。历年两会上,这样“笑而不语”的新闻一直屡见不鲜。

但我揣测,如果不是要保持公开场合的礼仪,多数受访的人估计想“冷脸不语”或者“愤而不语”。

打个比方,如果采访一名政客,“你认为范冰冰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对象吗?”

读者可能很容易理解,这个问题是一个陷阱,最好不要回答。

如果人们问自己的朋友同样的问题,得到怎样的回答都容易理解,但对于一名公众人物来说,他不能低估“社会属性”带来的巨大影响力。

2.

为什么这是一个不适于回答的问题?

易会满发布会中讲的一段话,估计很多人觉得平淡不会仔细看。他说:

只要在座记者朋友打开中国证监会官网,表述非常清楚,官网的标准表述“证监会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和国务院授权统一监管全国证券期货市场,维护证券期货市场秩序,保障其合法运行”。简言之,一是监管市场,二是维护秩序,三是保障合法运行。我们当前主要是创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的资本市场环境,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建设一个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所以还是希望方方面面笔下留情。

这差不多是说,你们该认真看看,证监会是有法定目标的,并不是,也并不能所有都管。

因此“散户加速入场”的评论,不应、不适合由一位证监会主席来做答。

其次,即使人们忽略证监会的职责问题,也不能忽视证监会主席发言的外溢效应。监管很多钱的机构,都不能忽视这种外溢效应,央行如此,证监会也如此,要考虑市场解读带来的广泛影响。

不回答这样的问题才是职业的表现。

当然,这届记者对证监会主席还算友好了。

比如以前肖刚面对的问题是这样的:

3.

当然职业并不是指不回答问题。

美联储主席就经常发言,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时代,发言往往十分模糊;但继任者伯南克则倾向于释放明确信号,他将言辞视为货币政策工具的一种。周小川在任时,应该也是中国公开发言最多的专业部门负责人之一。

在一些职位上言辞的确是重要的工具。

但需要注意的是,他们都只讲符合自己职位属性的话。比如伯南克在自传中说,当他被要求出席国会财政刺激计划听证会时,美联储幕僚给出的第一个建议是:不要做出赞成或者否定的表态。

因为财政的事不是央行的事。

很多人并不能注意到这一点,包括很多政府官员。比如有一段时间央行、财政部和发改委的中层官员在同一个问题上发表了截然不同的看法。

对A股市场来说,上一次“国家牛市”中各路人马发言带来的教训,更是足够深刻了。

3.

另外,提这样的问题有时候会让采访者本人尴尬。

年齿略长的人估计都对长者怒斥凤凰卫视记者的视频记忆犹新。其实当时那位记者是不过关的。

采访者像小学生一样被教训的案例,也曾出现在某年两会间隙重庆某记者采访吴敬琏的现场。

但面对一行两会大家至少不用担心前面两种情况,顶多是“笑而不语”而已。

从短信PUSH看如何精细化管理客户

短信push是一种典型的老客召回/提升复购/加强粘性的手段,但短信push最终的呈现结果,体现了一家公司精细化运营的程度。

比如下面这两张图:


这是目前客户管理中做得比较精细的企业。粗放型的短信营销几点特征:

  1. 没有准确的用户概念;

    即短信只有公司名称,没有客户姓名显露。有可能是公司对用户情况掌握不全面(这在金融类企业中其实很少见),或者是push系统过于落后;

  2. 是单向而非双向的沟通;

    短信push其实都是单向的,但上面这两条短信都是弱双向的。因为里面有”客户经理“的姓名,如果用户真要反馈,是可以直接找到客户经理的。这个设置不只是增加了用户的亲近程度的问题,更主要是提供了一个双向互动渠道。

    但从技术上,做到这一点并不需要多高级的设置,仅仅是后台将客户分组管理而已。

有很多公司不断发展新客,但在老客维护的过程中并没有做到精细化管理,这种情况下与其不断花钱买流量,不如在存量用户上再下点功夫。

看好瑞幸咖啡的几点理由

咖啡市场的搅局者瑞幸本周传出以22亿美元的估值融了2亿美元,市场多空看法不一。

半年前(5月份)我觉得瑞幸要走的路还很长(链接:看法):星巴克的“坪效”很高,排队的星巴克战胜了不排队的若干其它咖啡店(翻台率);和星巴克争夺用户,选址和门店数量真的非常重要。

5月份到现在,我成了瑞幸用户之一(同样也去星巴克),对这个企业有了一些新的感观,得出的结论是:瑞幸可能来的刚刚好。

可以总结成以下几点:

  1. 写字楼人群是主要消费人群中国饮食中并没有早餐来杯咖啡的习惯,现磨咖啡的主要消费人群是写字楼里需要对抗困倦疲劳的白领,这些人是高频用户。

    数量庞大的白领其实就是新时代的钳工,也很钳工一样被锁定在“工厂”里了,因此咖啡店得有覆盖半径,有服务密度。

    我变成瑞幸用户最直接的原因是,公司楼下新开了一家门店,直线距离20米。但当我回到东边的时候,我会选不远的星巴克。

  2. 咖啡渗透率不高是个利好味道是个问题,有很多朋友说瑞幸味道不好,比如有人说黑金气泡像刷锅水……吐槽的是多半是多年的星巴克用户;但也有人说,奥瑞白是她喝过最合适她口味的咖啡。

    这些看起来主观的评价背后,其实隐含了一个特征:现磨咖啡的渗透率不高,也许小部分人的口味被先进入市场的星巴克、Costa驯化了,但更多的人没有。新品牌有可能获得足够多忠诚用户的基础。

  3. 用户的效率可能很重要味道很重要,放在其他地方,咖啡店的气氛也很重要。但在国内,用户的效率可能更重要。白领是要打卡的,自由职业者和老板可以去排队点星巴克甄选咖啡,但白领做不到。只能在APP上下单的模式让瑞幸在效率方面走得更远。

    一般场景是,距离公司还有三公里,你就可以点瑞幸了,到了楼下扫码拿走;星巴克呢,你还有半小时就要打卡,但排队买咖啡的时间可能需要20分钟。

    对于星巴克来说,这可能会成为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永远不要低估“厌恶”这种情绪的威力。

从这些角度看,瑞幸选择的时机其实非常好,一方面有移动互联网、物流、支付的配套;另一方面,国内现磨咖啡市场既不是完全没有基础,另一方面渗透率也不高,有大量新用户的口味并没有定型。

咖啡说完了,其实还有第二个感想。

我的朋友一线网红曲老师说,国内互联网公司没有周期的概念。

正常行业应该都有高低起伏,但互联网企业看起来并不是这样,看起来只有高增长与断崖。这可能和互联网及其相关领域的热门公司给人的印象有关。

最近五年或者十年热门的创业公司,大概可以称之为“火箭式创业”。这种创业模式有几个特点:

第一是速度快,而且只有快和坠毁两个按钮,达不到“逃逸速度”永远冲不出大气层;

第二是燃料(美元)要够,不存在跑起来之后可以滑行或者创业者自驱动的情况,没钱就药丸;

第三是入轨后变轨很难,看上去冲出大气层动力就消失了,漂在那儿等着引力弹射。当然这一点还不适用于瑞幸,瑞幸还不算冲出了大气层。

当然类比都是偷懒和不太严谨的思考方法,而且理解火箭和航天器,要比理解火箭式创业容易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