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一个资本玩家的背影

(文章写于2012年9月)

2012年9月14日,鬓角微霜的顾雏军戴着一顶白色高帽——看上去像“斗地主”时代的产物——出现在北四环安徽大厦二楼,帽子写着“草民完全无罪”。两个小时的见面会后,他已经说得大汗淋漓。

曾经占据中国冰箱行业三分之一市场份额的大佬顾雏军,2005年7月被拘,2009年被终审裁定获罪10年。2012年9月,他以这样一种夸张的姿态重返公众面前。

高调重返

2012年9月6日,知名网络社区凯迪社区的一则帖子《民营企业家顾雏军的牢狱之灾》末尾回帖中,有人贴出了顾雏军出狱的消息,同时附上了顾雏军出狱后的照片一张。

当时这一消息并未引起多大关注。

一周之后,顾雏军出现在北京,在接受新浪网的视频采访之后,他发布消息说将在第二天召开发布会,主题就是回应网帖“民营企业家顾雏军的牢狱之灾”。

顾雏军说,这篇文章中所说的内容都是真实的,他被四名官员用伪造的证据和莫须有的罪名关押七年。

他独自坐在一张深色桌子前讲了两个小时,边上放着他出场的帽子,一顶“草民完全无罪”的帽子。

一名此前一天接触过顾雏军的媒体人说,当天顾雏军已经缓和了很多,昨天他情绪更激动。

七年前,顾雏军尽管心急如焚,但仍有一线希望。

当时顾雏军手握科龙电器、美菱电器,收购了全国所有闲置的冰箱生产线,并手持收购亚星汽车和襄阳轴承的合同,意图大举进入汽车制造业。这个当口,科龙电器因为一系列问题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

顾雏军说,当时他曾跑到北京证监会,希望证监会延缓调查,让科龙电器在旺季来临前能保证开工。他认为,到了9月份,产销两旺之后账上就应该至少有超过40亿资金,完全能清偿所有债务和贷款。

即使在被拘之后,顾雏军仍然手握前述企业的股权,他曾一度拒绝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

前述顾雏军认可的网帖这样描述,顾雏军在听到工商联让他展现“民营企业家的风度”之后,他一口气在被拘的情况下签署了16个股权转让文件,并当场写了一份辞去科龙董事长职务的辞职信。

但2012年9月的顾雏军已经一无所有。

顾雏军在提供给媒体的文件中称,他回报北京之后,发现个人全部财产包括房产、股票和个人账户的现金全部被“抢夺”,已经一无所有,靠格林柯尔前职员接济为生。

顾雏军的弟弟顾绍军说,“东山再起已经不冀望了,可能性很小,但喊一下冤总是可以的吧?”

但这并非顾雏军第一次抛出这样的说法,早在2006年,举报相关官员的消息就已经出现,其亲属亦在当年开过新闻发布会,但并未能对被举报人形成影响。

2012年9月,顾雏军称提出了15项新证据,其中有超过6条虚假出资部分的“新证据”,主要是指2003年后广东对无形资产出资比例的限制放宽(顾雏军2001年用75%的无形资产设立公司收购科龙)。

证监会行政处罚书的细节显示,主要问题在于大量以及长时间虚增利润,虚增注册资本、虚假信息披露等,移交公安机关的问题则涉及侵占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

随后顾雏军被永久性市场禁入,成为新证券法实施之后第一个被永久性禁入市场的人。

而2006年宣判时,顾雏军的罪名为虚报注册资本、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

白电鸿梦

在进入白电行业之前,顾雏军并未有实业经验,直到他的“顾氏冷循环”和“顾氏制冷剂”出现。

“顾氏冷循环”理论并未得到学术界认同。但正是这一项理论和随后出现的“顾氏制冷剂”的出现让顾雏军和空调行业结缘。

凭借制冷剂创立格林柯尔之后,顾雏军成功在2000年将之推上香港创业板,或融得超过5亿元资金,但以制冷剂为核心技术的格林柯尔并不以技术为卖点,而是以工程服务。

当时科技股泡沫刚过,市场对于高科技股票并不感兴趣。但格林柯尔以“卖服务”为卖点,即卖制冷剂的售价是有限的,但格林柯尔采取替客户更换制冷剂,收取未来6个月用电量费用减少部分的10%作为收入,将获得更大的成长空间(这个模式并没有真实成功过)。

顾雏军的故事成功吸引了投资者。格林柯尔也成为顾雏军资本运营的第一步。

但很快有人对格林柯尔的模式提出之一,这个人是张化桥。

当时的质疑认为,格林柯尔1998 年收入仅11 万元,利润为负800 万元,而2000年年报统计的收入则达到3 . 6 4 亿元,3 年里增长了3300 倍。此外,财报数据中制冷剂消耗与替换工程收入的比例连续三年保持十分精确的12.5%的比例,这一数据也让市场质疑其业绩造价。

但顾雏军是一个相当善用法律武器的人,张化桥为此赔款30万港元。

这一在香港市场发生的事情在内地亦有报道,但随着张化桥的赔钱逐渐平息,顾雏军也在风波平息后得以入主科龙电器。

2001年10月,顾雏军入主上市公司科龙电器,2003年6月入主上市公司美菱电器,12月入主亚星客车。此外,在此期间顾雏军还收购了商丘冰熊、吉诺尔、上菱、阿里斯顿等企业,囊括了几大巨头之外所有的闲置空调生产线。

顾雏军说,他要拿到50%的市场份额,才能不被下游左右价格。而在另一些场合,他的表述是:要达到1000万台的冰箱产能。当时全国产能约在2000万台,其中一半产能闲置。

他说,只要达到这一目标,便可每年稳赚5-10亿元。

顾雏军谈起他的这一初衷说,谈到相机,不管什么牌子总是日本产;中国有没有这样一项产品?他认为在冰箱或者更多项目上他能实现这样的可能。

在快速扩张、资本玩家的名声背后,顾雏军并不在企业经营方面见长,但也绝非一塌糊涂。

顾雏军有句名言,“员工每花一元钱,就有两毛钱是我的”。这一点集中体现了顾雏军的管理价值观,也体现出作为一个企业股权所有者而非利益无关者的心态。

在2001年入主科龙之后,顾雏军提出了“全程无忧虑”服务品牌站略,此外成本缩减是顾雏军的拿手好戏。

现有可查的资料显示,顾雏军入主科龙后,大幅裁减管理人员,17个部门并为11个,生产部门的所有副职被取消。

科龙原人力资源总监彭玉冰曾披露,顾雏军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销售团队的腐败。入主科龙后的顾雏军亲自坐镇营销公司,采用集权式管理,进场费、促销费、赊销额度没有他的签名同意一律不批;人力资源部门亦不得招收具有家电销售背景的的人。

取而代之的是,顾雏军以“董事长MBA营销培训班”的形式,专门训练销售经理。此外差旅费用等也得到控制。

溃于何处?

但狂飙突进的顾雏军在操作方式上问题颇多,最主要的问题,是其自由资金并不足以完成其宏大布局。

顾雏军采用了一种方法,也是早年证券市场经常使用的方法,即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学者郎咸平在2004年对顾雏军的操作模式发起了“致命一击”。这位公司财务分析者对顾雏军旗下公司的报表分析得出,顾雏军的招数为“七板斧”:在收购还没有完成时先进入董事会,掌控公司,免除原有大股东债务,操作财务数据制造巨亏,收购后再扭亏,接着利用获得的现金流并购其他公司。

郎咸平认为,在顾雏军旗下公司报表可见的41亿元收购资金中,真实动用的收购资金只有9亿元(郎咸平虽然后续口碑相当差,但作为公司财务专家,其水平还是可圈可点)。

“借鸡生蛋”的方法使得顾雏军处于风口浪尖,并由此引发了民企参与国企重组问题的全民大讨论。

顾雏军当时并没有看到这种问题的严重性,其时证监会正准备治理上市公司清欠等活动,而顾雏军一度还认为,只要事后把钱还上就没有事了。

说到郎咸平,顾雏军的看法一如以往。

“他完全不懂企业”顾雏军说。

他说郎咸平2004年之后的表现说明他是一个明星而非学者,“他现在再挑起郎顾之争可能已经挑不起来了”,顾雏军说。

“张瑞敏和李东升就不理他,也许他们比我更高明。当时就跟他争,可能是一个错误,或者是一个不是很高明的举动。”顾雏军说。

不过,尽管顾雏军并不承认侵占科龙电器资金,但从历年财务报表看,其资金流动的异常比较明显,证监会后续调查也给出了虚增利润、侵占资金等结论。

顾雏军的性情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的布局。早年在天津大学的导师和同学都不认同顾雏军的顾氏冷循环理论,他与导师的关系亦不融洽。顾雏军在资本市场玩得风生水起之后,打理政商关系时也颇为自负。

对于格林柯尔的大幅扩张,顾雏军认为这和地方政府没有关系。“我们收购的是人家干不下去的公司,比如亚星客车,当时它肯定要卖给谁。”顾雏军说,在收购美菱时,则是以空调行业的市场份额吸引了地方政府。

“我们格林柯尔和政府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应该有政府出来帮我说话。”顾雏军说,“我跟政府的交情并不深。”

顾雏军是民营经济上一个时代的缩影之一,顾雏军为什么“不屈不挠”追求平反,其中固然有逾7亿元的资产在,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那个时代冲刷下来的企业家,仍然充满了成王败寇的思想,普遍相信他们之所以失败,只不过是关系上差那么一点点。

顾雏军在入狱之前,还相信工商联会帮他摆脱困境,而从不认为他所采取的玩法,对市场规则以及中下投资者的侵害。


 

(最新补充:2017年12月,北京市一中院裁定证监会需向顾雏军公开当年立案调查规则;6月13日,最高法再审顾雏军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一案,据网易财经报道,顾雏军提交的15项新证据,仅有1项获得采纳)

如需进一步阅读,请看:

2006年证监会对顾雏军家属举报信的回应:

http://www.csrc.gov.cn/pub/newsite/zjhxwfb/xwdd/200612/t20061221_68463.html

对顾雏军等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http://www.csrc.gov.cn/pub/zjhpublic/G00306212/200804/t20080418_14365.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