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关门了,书店开门了

1.

最近五年,我没有在实体书店里买过一本书。

倒不是没有去过书店,有一段时间带小孩上早教,会在一家“言又几”书店里坐一会,喝杯咖啡,翻一翻书就走了。

西红门荟聚这家书店里,咖啡生意兴隆,有时候还找不到座位;但翻书的人稀稀拉拉。

我喜欢这样的书店。这里面的乐趣在于,你能很方便的看到一些独特的推荐,比如书店摆在显眼位置的是哪些书,这些和书店特质密切相关的推荐,比亚马逊网上书店的算法有趣多了。

另一个优点是,这些书店可能是全中国最安静的一类咖啡馆。

北京还有一些通宵营业的书店,比如美术馆附近的三联,和“言又几”相比多出来的一点优势是没有时间限制。

2.

有的人哀叹街边书店关门了。从我个人感受来说,不关门我也不太可能去这些书店。

投资经理们常说“消费升级”。现在人们可以用手机支付,可以用电邮替代信件,用微信替代短信。用kindle或者京东阅读代替纸质书,道理应该是一样的。

但没见过有人哀叹短信、现金和信件的消失。书店的消失有反响,大概是人们赋予了读书不一样的意义。当然这种反响有多久存疑。

不算北京的拆墙补洞,街边书店也在消退,ShoppingMall里的书店却在增多。

这也是一个消费升级的过程。

3.

今天人们借着书店抬高读书的价值,是不是恰如其分?恐怕是过高了。

在大部分语境下,文字与图片、音频、视频同样传递语义,作为文本,书籍和图册、电视剧、广播剧、纪录片、视频等等并无高下之分。一些激进的观点更进一步,比如《认知盈余》的作者认为,有创造活动比没有创造活动的价值要高得多,按照这个观点,上网刷微博发弹幕写评论比你捧着一本书有价值的多。

如果将内容作为一种商品看待,书籍在很多场合下并非一种较好的商品。因为制作出版流程较长,很多书籍在出版后不久就已经过时。在一些快速变化的领域,最新最深刻的内容,往往不是以书籍为形式传播的。(在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就有很多过时的垃圾书)

从这个角度理解,有很多人读了很多书,并不会增加在事业和生活上成功的概率。这是这个时代“原来刘项不读书”的新解。

但在一些变化不是那么剧烈,或者时间跨度拉得很长的领域,书籍还是效率最高的商品。

比如你去了日本,对日本人的平和友好和支持参拜靖国神社等并存的情况感到困惑,我最近看过的一本小册子,牛津通识读本《现代日本》会很好地解答不少疑惑,比《菊与刀》更简明易懂。

而且花的时间还不如你做旅行攻略的时间多。但同样的问题如果要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寻求答案,会累很多。

4.

我自己的读书分两类,一类是带着问题的,比如在技术、金融以及工作相关的领域,我有很多问题希望通过一些有质量的书、前沿的书来寻求借鉴。另一种是休闲消费,比如小说,文史哲一类。

我现在还有好几捆12年前旧书,这习性多少有点类似于仓鼠。这些书很多是从当年的海淀图书城、农科院门口的席殊书屋买来的——现在两个都不存在了。

这些书除了当年看过之外,后来基本上没翻过了。有好几次我想起某本书上某个内容向想去找的时候,一想到从一堆书里翻书的困难就放弃了。

电子文本就要方便很多,不管是查找,标记还是分享都更容易。因此我的原则是尽量少买实体书,还环保。

5.

中国人“读书”少除了各种形态的内容很丰富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一线城市“有闲阶级”真是太少了。

要求年轻人把社交恋爱看电影的时间放下来读书,要求中年人把健身、周末亲子时间用来读书,都是很蠢的建议。多读书看起来正确,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读书的时间在哪里?在地铁公交上通勤的时间,在夜深人静睡觉之前的时间。

你去北京地铁里看看,那里是全北京的公共场合里看得到kindle最多的地方。

挤时间这个角度,也再次暗示了新介质(手机、电纸书)和新渠道(网络书店)必然挤压和取代传统书店。

你可以这样理解如今的实体书店,汽车时代来了,马车即便没有消失,还会是原来的用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