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梦型公司的陷阱

在A股,有宏伟梦想的公司往往只有交易型的机会。

意思就是,你参与参与得了。如果还产生了同理心、同情心,投入了感情,那真是投资第一不快事。

一边喊话 一边跑路

一个自带光环的CEO,一年为公司节省10亿元宣传费。

这是有数字可证的,比如美国人较真地统计了,希拉里花了大概10亿美元在传播上,而川普花了不到一半。

A股公司里面,贾跃亭也为公司省了很多宣传费;比如最近的中国企业家年会,他“一口气回答了44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有关A股上市公司乐视网第二大股东“发难”的内容。

乐视A股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真金白银花钱买进去的)鑫根投资先是主动接受了新京报采访,谈乐视的问题和他们认为的办法;在乐视的要求下,鑫根投资被迫说,你们媒体理解错了;接着鑫根投资又继续接受了不少采访。

但在贾跃亭的44个回答里面,他对这个“第二大股东”的回应堪称“王之蔑视”:

我没有太多看那个文章,鑫根投资只是我们二级市场的一个股东而已,因为乐视的持股非常分散,不存在二股东三股东

这段话很直白,实际情况可能也确实如此(如下图的最新股权关系)。

但鑫根投资可能还有一点惹乐视不快:你一边减持一边向我喊话,一边信誓旦旦的说为我好,一遍砸盘压股价。

2016年一季度末,鑫根投资还持有乐视网1亿股,到三季度末就只剩7000万股了,火速减持了30%,照这个速度,明年估计连前十大股东都不是。

真问题和假问题

朋友,好好看看我们“生态化反”的梦想,为什么要跑呢?

贾跃亭对待股东不诚恳?还是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家里没有草原”,装不下乐视这匹“野马”?

最大的问题,可能是梦想家们构筑的“体外循环”。

二级市场投资者并非单纯的短线利润追逐机器。比如谷歌要搞一堆黑科技(都是在上市公司的框架内),股价节节高;亚马逊从电商起步云计算的时候,也在上市公司体系内。花钱、不盈利、甚至是持续亏损,不少投资者都能理性看待,并非拔腿就跑。

贝佐斯也搞火箭和太空探索,你怎么不说?没错,但仔细看一下蓝色起源,跟上市公司几乎没有业务往来。贝佐斯“支持”在这里的意味十分单纯,就是套现给钱。

但贾跃亭的“生态化反”里面,乐视网是最重要的,不可或缺的一环——不管是从业务关系,还是股权质押来说都是。

这不是说贾跃亭就掏空了上市公司,相反他可能给了上市公司过度的支持(因为这是融资和增信的发动机);但乐视网一旦嵌入了这个“系统”,它的股价波动、估值逻辑,就不是盈利表现来决定的了。

很光鲜 很鸡肋

在A股这样的公司并非孤例。复星系就是一个极佳的样本。

复星的经验简单总结,是投资者“可以看,不能吃”。

研究复星的文章不止一篇,2009年时的一篇论文总结,复星对待旗下的上市公司有掏空、支持、平衡几种模式,手段包括现金分红、关联担保、优质股权腾挪、资产置入与置出等等。

比如早期复星医药曾持有兴业银行3400万股,但如果你觉得兴业银行身价大增可以去买复星医药就错了,几年后复星将这笔股权转让给母公司,按转让价格期间的年回报率只有6.18%,但两年之后复星集团卖出这笔股权时,年化回报是34.46%。

又比如复星系为了少给投资者股改对价,将一笔资产(友谊复星)从复星医药转手至另一上市公司豫园商城。

大股东对这些公司的控制欲太强,很多资产又在上市公司体系之外(或者很多家上市公司),投资者不用指望有超预期的业绩(超预期会拿走),也不用担心破产(低于预期会注入)。对于复星宏大的梦想而言,上市公司都是操之于手的工具,遇到环境变化时,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对上市公司有什么影响,而是对于整个复星而言,成本收益有什么变化。

你只是我宏梦当中的一个螺丝钉,这是公众投资者遇到他们时的最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