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暴跌:没有集中交易意味着削弱共识

中国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的比特币中国,昨天宣布将在9月30日终止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所有交易业务。消息一经宣布,立即引发加密货币市场大跌,其中最主流的比特币一度跌至2万以下。

9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一份风险提示中说,

各类所谓“币”的交易平台在我国并无合法设立的依据。

并呼吁会员单位:

不参与任何与所谓“虚拟货币”相关的集中交易或为此类交易提供服务。

从目前可知的监管意图看,比特币这类加密货币作为一类“数字资产”或者说“商品”,仍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单独一个用户希望用人民币购买比特币,仍然是合法的。但监管不希望看到集中交易,即以交易所的方式,以法币为单位提供集中竞价交易撮合、行情等二级市场服务。

比特币从一种初创的加密货币发展到如今的规模,中国参与者在其中的作用巨大。不算哪些虚假的”冲量“交易,中国交易规模在比特币世界占到三分之一;而当下每一个新挖机出来的比特币,有三分之二枚产自中国。

如果国内的二级市场交易消失,庞大的挖矿产能并不会马上消失。

纽约时报最近探访内蒙的达拉特旗时描述到:

在被当地人称之为达拉特经济开发区的地方,坐落着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之一。这八栋蓝色铁皮屋顶的厂房,占全球比特币日产量的近二十分之一。(这指的是比特大陆一家的矿场)。

但问题是,如果没有集中连续竞价交易,关于比特币的共识就失去了最大的扩散机制。

比特币为什么能在短短的几年内成为一类备受追捧的数字资产,这种加密货币为什么能在储值功能上发挥的如此之好。可以参看前一篇:以比特币的名义反对ICO。后来我看到一篇说得更简洁的:共识即财富

比特币被当成数字黄金,并且价值数千美元,是因为这一数字货币的精巧构想和其中蕴含的思想,已经从极客、程序员等少数群体认同,扩散到更大的范围。

曹政在文章中提到,共识的发展,取决于“达到或超出预期的履约能力或交易能力”,信用的传递和扩展,则包括“更多拥有信用的媒体,人物或组织机构参与背书”。

看起来这样是没错的,比如日本认同比特币,立即给市场注入了一剂兴奋剂。

但实际上,共识的扩散最重要的一环是交易本身

交易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古老的活动。交易扩散共识,包含着以下几种含义:

  • 达成交易即意味着对物品的价值达成了共识;
  • 交易是确认价值的唯一方法;
  • 交易的参与者越多,共识扩散越快。

上述几点即使不解释,也很容易理解。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只要稍稍被提起就会意识到。

比如2015年前和2015年后的新三板估值和交易的繁荣,比如创业板2015年前后的估值和交易情况。

不断繁荣的交易会促使持有犹疑态度或者否定态度的人改变态度,而加入交易则意味着对先前少数人共识的肯定。股票市场是最好的例子,泡沫就是在这样的共识和交易循环中出现的。

相反,没有交易,也就意味着共识的削弱。

对于比特币世界来说,三分之一的交易量如果消失(即使转移到海外也是单边的,人民币转移的难度太大),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对创业者来说,这里有一个怎样的教训?不是政策有风险,而是即使最严肃的创业者,也不要认为行业”乱象“跟自己没有关系。

概念和语义并不是依照行业参与者的理解来演进的,而是由参与者、围观者、监管者的相互影响塑造的。在这一点上,网贷行业已经有前车之鉴;现在加密货币可能是第二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