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用分”是什么?

本周一北京本地的头条新闻是这样的:

2020年之前,北京常住人口将建立“个人诚信分”。

根据各家媒体报道,具体的表述是:

未来三年,北京将完善信用联合奖惩机制。建立健全数据清单、行为清单、措施清单等全市统一的信用联合奖惩“三清单”制度,2020年底前建成覆盖全部常住人口的北京“个人诚信分”工程。

“这是北京一个重要的创新做法,将对个人的信用进行评价,关系终身,”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行动计划》,北京将大力推动信用信息在市场准入、公共服务、旅游出行、创业求职等领域广泛应用,为守信者提供“容缺受理”“绿色通道”便利措施以及“信易+”示范项目激励措施。此外,还将完善信用黑名单制度,定期公示企业和个人失信记录,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寸步难行”的失信惩戒格局,让违法违规失信者付出沉重代价。

个人信用分是什么?和现有的央行征信、百行征信等等什么区别?它会对你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

以城市为单元的个人公共信用

“个人诚信分”在中国并不是个新鲜事物,但用户的感知很低,比如在北京之前就很少有人知道。这主要是此前出现的个人诚信分,都是以城市为单元的个人公共信用评价,实施城市之外的人基本不清楚。

目前已经有很多城市推出了个人信用分,比如苏州“桂花分”、宿迁“西楚分”、杭州“惠信分”、福州“茉莉分”和厦门“白鹭分”。

这个范围正在扩大,比如贵阳2017年在白云区试点个人信用分,山东威海和浙江舟山今年开始为其城市信用分征名。

但第一个推出城市信用分的,是江苏睢宁。睢宁是徐州下辖的一个县,2010年睢宁推出了信用分,当是舆论的评价是这样的:

如今推出城市信用分,舆论基础已经不同了。

一方面最近几年大家越来越意识到信用的价值,包括老赖案例的传播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另一方面在政策层面,有两个基础性的文本:2014 年国务院出台《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 年)》,2016 年末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个人诚信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

有个这个基础之后,各省纷纷下发了落实意见,各个城市推动信用分的动力也大增。

城市信用分的样貌

已经推出的城市信用分面目各异,目前看来城市信用分大概率难以在城市之间“漫游”,和央行征信、百行征信互联互通的难度也会比较大。

这里有几个维度的特征:

第一是呈现的结果。

以贵阳白云区为例,这里根据积分的不同将个人诚信进行综合量化分类,形成“信用身份证”:A( 星级诚信类别)、B( 诚信类别)、C( 失信预警类别) 以及D( 不诚信类别)。

前面提到的西楚分设置了AAA、AA、A+、A、A-、B、C、D8个等级,惠信分设置了极好、优秀、良好、待完善4个等级,茉莉分设置了极好、优秀、良好、一般、较差、极差6个等级,白鹭分设置了极好、优秀、良好、一般、不良5个等级。

各地对个人公共信用的评价结果呈现是不一样的。

第二是评价的原理。

目前展开的城市信用分评价,有的是简单的指标加减形成分数,有的是分层分析。但近期新加入的城市更多是采取大数据建模。也就是说各地形成评价结果的逻辑并不一致。

第三是数据采集。

由于有国务院的文件指导,各地信用分推出一般都有各自的文件规范和采集指引,但采集什么不采集什么,是各自确定的。

比如贵阳白云区,个人公共信用信息征集共享目录的范围共计144 条,信息源单位84个,各个城市之间的目录和采集单位来源并不一致。

第四是评价主体。

目前大部分城市信用分是当地的一个政府部门牵头(大部分是发改委及其下属机构),第三方商业公司承接。每一个城市承接这一业务的公司都是不一样的,也是采用的技术完全不同的原因之一。

从实际应用看,个人诚信分主要在简化行政审批(出入境、设立公司等审批事项)、公共服务和福利(公共出行、图书馆、福利报销等)以及商业用途(贷款、高消费等)场景上有具体的落地,不同信用分会被区别对待。

至于从全局上看,城市个人信用分的推出有没有什么问题或者亟待完善的?中央党校政法教研部经济法教研室主任王伟是对个人信用分研究比较多的学者,他提了四点(详见《学习时报》:补齐个人诚信体系建设的法制短板)。他的观点我看可以改成四问:

有没有严密的信用法律体系?

有没有严格的个人信息和隐私保护?

有没有高度发达的信用中介?

有没有完善的信用修复机制

对个人来说,确定的是个人信用将会越来越重要,面对是否履约、毁约的问题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