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暴跌:没有集中交易意味着削弱共识

中国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的比特币中国,昨天宣布将在9月30日终止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所有交易业务。消息一经宣布,立即引发加密货币市场大跌,其中最主流的比特币一度跌至2万以下。

9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一份风险提示中说,

各类所谓“币”的交易平台在我国并无合法设立的依据。

并呼吁会员单位:

不参与任何与所谓“虚拟货币”相关的集中交易或为此类交易提供服务。

从目前可知的监管意图看,比特币这类加密货币作为一类“数字资产”或者说“商品”,仍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单独一个用户希望用人民币购买比特币,仍然是合法的。但监管不希望看到集中交易,即以交易所的方式,以法币为单位提供集中竞价交易撮合、行情等二级市场服务。

比特币从一种初创的加密货币发展到如今的规模,中国参与者在其中的作用巨大。不算哪些虚假的”冲量“交易,中国交易规模在比特币世界占到三分之一;而当下每一个新挖机出来的比特币,有三分之二枚产自中国。

如果国内的二级市场交易消失,庞大的挖矿产能并不会马上消失。

纽约时报最近探访内蒙的达拉特旗时描述到:

在被当地人称之为达拉特经济开发区的地方,坐落着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之一。这八栋蓝色铁皮屋顶的厂房,占全球比特币日产量的近二十分之一。(这指的是比特大陆一家的矿场)。

但问题是,如果没有集中连续竞价交易,关于比特币的共识就失去了最大的扩散机制。

比特币为什么能在短短的几年内成为一类备受追捧的数字资产,这种加密货币为什么能在储值功能上发挥的如此之好。可以参看前一篇:以比特币的名义反对ICO。后来我看到一篇说得更简洁的:共识即财富

比特币被当成数字黄金,并且价值数千美元,是因为这一数字货币的精巧构想和其中蕴含的思想,已经从极客、程序员等少数群体认同,扩散到更大的范围。

曹政在文章中提到,共识的发展,取决于“达到或超出预期的履约能力或交易能力”,信用的传递和扩展,则包括“更多拥有信用的媒体,人物或组织机构参与背书”。

看起来这样是没错的,比如日本认同比特币,立即给市场注入了一剂兴奋剂。

但实际上,共识的扩散最重要的一环是交易本身

交易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古老的活动。交易扩散共识,包含着以下几种含义:

  • 达成交易即意味着对物品的价值达成了共识;
  • 交易是确认价值的唯一方法;
  • 交易的参与者越多,共识扩散越快。

上述几点即使不解释,也很容易理解。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只要稍稍被提起就会意识到。

比如2015年前和2015年后的新三板估值和交易的繁荣,比如创业板2015年前后的估值和交易情况。

不断繁荣的交易会促使持有犹疑态度或者否定态度的人改变态度,而加入交易则意味着对先前少数人共识的肯定。股票市场是最好的例子,泡沫就是在这样的共识和交易循环中出现的。

相反,没有交易,也就意味着共识的削弱。

对于比特币世界来说,三分之一的交易量如果消失(即使转移到海外也是单边的,人民币转移的难度太大),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对创业者来说,这里有一个怎样的教训?不是政策有风险,而是即使最严肃的创业者,也不要认为行业”乱象“跟自己没有关系。

概念和语义并不是依照行业参与者的理解来演进的,而是由参与者、围观者、监管者的相互影响塑造的。在这一点上,网贷行业已经有前车之鉴;现在加密货币可能是第二个例子。

噪声、概率、信号

你所读到的解释很可能是错的。

白血病与装修

还是从罗尔事件说起——但跟募捐没什么关系。罗尔事件中有一个细节,罗尔的女儿罹患白血病,有不少人在微博上点评,又是装修害人。

如果你去留意网上暴露的白血病案例,包括很多呈现在爱心捐助当中的白血病案例,十有八九的描述之一就是装修。

很多人形成了这样的概念:用料低劣的装修有很大的可能诱发白血病。有不少新婚夫妻因此恐惧装修或者拒绝搬入新房。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目前为止并没有确切的医学研究能表明甲醛超标(装修的主要污染)与白血病之间有确切的联系。但人们的感受,披露的案例,包括你去统计,都会发现白血病案例和装修之间的“关联”真实存在。

“装修”实际上是一种背景噪音。

在过去十余年的中国社会中,“结婚-买房-装修-产子”是绝大多数人的轨迹。即使顺序略有不同,但这四个步骤基本都1-3年内密集完成。因此可以这样说,大多数中国城镇儿童,出生前后的环境都是刚装修完的房子。

从这个角度看,如果婴幼儿成长的环境不在新装修的房子中,反倒是少数。

爆炸的手机

套用流行的词汇,2016年是消费电子的爆炸“大年”。年中三星note 7炸得七荤八素,年底苹果手机爆炸的消息也不少。

Note 7爆炸和过热的原因大致已经清楚了,是设计问题或者说“隐形缺陷”。如果按照设计原图,每一个零件都严丝合缝,估计手机问题不大;但由于手机内部设计过于激进,制造过程中的装配公差等问题就会让原本不是缺陷的东西变成缺陷。

对于iPhone的爆炸有人提出了另一种解释。比如三星早期的S5、S6也有爆炸案例,苹果也有,其实国内的小米、华为也有。这种解释是,在高密度电池运用越来越广的时候,没有爆炸案例的手机说明这只手机不受欢迎(销量不够大)。

这里的意思是,高密度电池的确有更高的概率会爆炸。但在设计都正常的情况下,爆炸与否的概率大家是一样的。既然是一样的,那肯定是销量越大的手机,越容易出现爆炸案例。

之前在媒体的时候,也了解到中移动、工行等有类似的尴尬。客户投诉的比例与服务质量有关,但客户投诉的数量,其实还与用户基数有关。

因此有一段时间在各自的领域中,中移动和工行往往是困扰最多的企业。无他,体量大。

但用户看到类似的报告时,很少会感知到“概率”这一点。这是做市场、营销、PR的人无法回避的一个现实状况。

失效的量化因子

量化投资在A股市场上出现时间也不短了,但在公募行业蔚然成风应该是08年之后。因为金融危机大量海外机构的华裔量化经理们要失业了,突然发现国内仍是乐土。

这出现了两个结果,第一是公募的量化似乎一下子就蓬勃起来了,因为有人了;第二是数学博士,海龟博士们再也无法一入门就要到高职位,也是因为有人了。

但量化投资最终决策的还是人,因子怎么使用,需要人来判断。

这时候就需要很多A股的本土验证,很多在海外市场有效的因子,在A股是无效的。

比如净资产收益率,比如在一个有2000多家上市公司的市场中,这一参数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分布(比如接近正态分布),但在A股如果你调出这一个参数,会发现有大量的公司集中在零以上接近零,也有大量公司集中在较大的负值区间,但零以下接近零的地方是空白的。

为什么?A股老司机会告诉你,因为A股有ST制度,你连续亏两年就ST了,所以大家想方设法粉饰出一点点利润出来,保证自己不ST;但如果搞不定,那就第一年大幅亏损,留到第二年做点利润出来。

又比如现金分红水平,几年前把图一拉出来,大家发现分红率30%附近的点特别多,难道A股公司有神秘的数字“3”崇拜吗?

A股老司机会告诉你,因为非定向的再融资有一个前置门槛,近三年现金分红不低于30%。现在大家都搞定向增发(以及新上了一堆没什么利润的公司),因此这个30%已经不如过去密集了。

在这里,数字不能反映公司的真实情况,信号被扭曲了。

“摩擦力”逐渐消退的世界

世界在变化。

支付宝在新版本中做了一个“灰度测试”,推出了“圈子”功能,其中“校园日记”、“白领日记”引发了轩然大波。

不管是网红王思聪称之为“支付鸨”还是央视发文批评,整个事件从开始到结束时间不超过三天。

今天刷屏的是深圳的罗尔,一则不那么严密,有借助自己患病女儿营销嫌疑的做法,瞬间引爆了朋友圈,然后招来质疑和反转。

这次事件整个进程不超过三个小时。

过去是这样吗?不是。由于技术不发达,过去的世界中存在很多“摩擦力”,在摩擦力环境下很多事件的模型都是快速收敛的。

比如过去你在超市里的一件商品标错了价格,100元的商品标成了10元;从人们发现到过来抢购,可能需要一两天,中间的时间你都可以随时纠正这个错误。

但如今假如你在JD.COM将一件商品标错了价格,可能5分钟就需要面对数百万元损失。

支付宝的灰度测试也如此。“小步快跑,快速迭代”正是很多互联网企业所推崇的,不怕错,但怕不试错。产品经理和运营如果认为“即使有缺陷或风险,仍然值得测试一下”,比如利用信用分定义的“白领圈子”很容易推出来。

但今时不同往日,你认为可能只有2%的人使用的缺陷,一瞬间就导入了80%的流量。原因在于这种场合下信息传播的摩擦力几近于消失了,信息流会呈现几何级数的增长。

通读罗尔的文章,也能发现类似的在可与不可,准则和侥幸之间游走的心态。

但任何瑕疵都会被无限放大。

这是每一个人都需要无比审慎地审视自己的准则与细节的时代,也是每一个企业都需要数学家、精算师的时代。因为此前人们从未与数量如此之多的人同时在线,也从未如此方便的交流信息。

如果单从一件事能不能做成这个角度来说,整个世界的宽容度在急剧下降。但好处是,在与农耕时代、蒸汽时代、工业时代相比,同等的时间内你有了更多尝试的机会。第一毕竟失败起来很快,第二大家忘性也都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