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变成奢侈品了吗?

最新发布的iPhone买不买?贵不贵?iPhone是不是奢侈品?这些问题其实比较难回答。但可以回答的是,用户的购买力可能没有太大变化。

科技新贵的“历史遗迹”

最近纽约时报称中国的科技新贵为”镀金时代的摇滚明星“,人们热烈的追捧他们,一如之前人们对摇滚明星的追捧。人性的幽暗之处,往往也在这种追捧中被人们知悉。

科技新贵的隐秘派对

虽然中国的科技新贵不太热衷于火箭以及探索火星,但在某些方面颇为类似。

Business Inside曾报道说马斯克曾经参加2017年6月份的一场性派对,其中有多位风投行业、硅谷公司的”大人物”,马斯克差不多是唯一正面回应这一则报道人,特斯拉的发言人说:

他以为那是一场由硅谷的企业家和大企业法人参加的一场自备服装的普通派对,就是那种自己准备戏服的那种,然后待到凌晨一点离开了。

但如果不是澳洲的一起官司,人们不会知道中国的科技新贵也热衷于这些活动。

这起官司说2015年在一名中国商人的澳洲生日聚会后,发生了一起强奸案,一名男子酒后将一名女士带离会场进行了性侵犯。

这名举办聚会的中国商人原本强求法院不要在审理程序中披露他的名字,但法官没有同意。

2015年的生日聚会,发生在这名商人结婚后第三个月。

在类似问题上的一长串名单,还包括引发Metoo运动好莱坞大亨韦恩斯坦;2010年因性骚扰指控下台的惠普前CEO马克赫德、以及被指控强奸的IMF前总裁斯特劳斯卡恩。

问题是,如今是21世纪,以及性解放运动50年之后的时代。如果你想,性随处可得。

“崛起的遗迹”

男人的罪恶可能是他崛起时的遗迹,而不是他堕落时留下的耻辱标记

2015年开年,中纪委网站上推介了一本新书——《历史的教训》,出版方是中纪委旗下的方正出版社。

杜兰特夫妇写下这本书的时候是1968年。1968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大多数中国人知道1968年的美国是通过《阿甘正传》。

这一年越战进行到一半,马丁路德金遇刺,反战游行如火如荼。

但在社会文化层面,1968年也是性解放的起始点,法国五月风暴席卷西方,雅皮士在反战游行中高喊口号:要做爱,不要作战。

杜兰特夫妇也提到了性解放,他们认为工业社会又有迥异于农业社会的道德规范,人们不再束缚在家庭和土地上,人身自由的实现成为性解放的基础。

道德规范并不是虚无缥缈的,它所起的作用比人们想象的更大。但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道德规范,旧时代的道德规范,在新时代往往被颠覆。

比如,石器时代狩猎的生产方式和食物紧缺的环境下,男人好斗、残暴、贪婪、好色可能是确保种群延续所必须的,是一种品质而非一种罪恶。但进入农业社会,这些就都变成了罪恶。守贞、一夫一妻、多生多育成为美德。

工业时代的美德是什么?至少现在人们知道守贞、多生多育等等已经不在其中了。

上流社会的道德例外

但“罪恶”的一部分,其实已经被广泛接纳在道德规范之中。

杜兰特复生也许都难以解释这个问题。但如果只谈现象,目力可及的例子都存在于上流社会。

欧洲千余年的基督教社会一直有明确道德规范,比如明面上,国王的二婚都难以得到教宗的认可。但在上流社会,超出一般道德规范的事情持续在发生,比如“通奸”与“情妇”在欧洲贵族中流行,贵族夫妇各自有婚外情都是寻常事情。

中纪委2015年向公务员推介《历史的教训》也是非常合时宜的。毕竟很多被查官员的背后,都有情妇的影子;一些报道或者其它素材中也描述,在一些崩塌的官场,没有情妇反倒是异类。

这与《历史的教训》中描述的场景何其相似。

与官员相比,人们对企业家的道德容忍度要高得多,如果只是婚外情——更别说很多人根本不结婚——大部分时间被视为私事。即使知晓了,也大概如中古时代人们看伯爵或者伯爵夫人的风流轶事一样。

人们对性是十分宽容的,对“镀金时代的摇滚明星”们也十分宽容。

问题是,性骚扰和性暴力的问题不是性,它们并不能被淡化成桃色事件,或者归结到中年油腻等问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