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拼多多 穷人不能背爱假货这个锅

白天不懂夜的黑?五环内不懂五环外?没有认识到广袤中国的复杂性?抱歉,完全不认同。穷人怎么生活评论家大多依靠想象,但拼多多是怎么运行的不是可以仔细了解吗?

  1. 售假、侵权不是小问题;

    评论之前看数据,或者至少去的拼多多上看一看。没时间看,看一下天风证券的爬虫数据。

    30%的是假货、仿冒品,而且从销量看都是爆品,其中还包括奶粉这类产品。正常人很难理解这是供应商钻了空子。拼多多和TB、JD等追求全品类的平台还是有本质不同,拼多多自己本来就讲不求全品类覆盖,很难想象拼多多多对爆款没有监控,对假冒仿冒没有清晰的认识。


    来源:天风证券

  2. 穷人不是挡箭牌;

    拼多多的公关无疑是成功的,这主要是黄铮本人最早提到“五环内的人看不懂拼多多”的见解立意足够高,掩盖了其它很多问题,以至于人们指责起拼多多来,似乎都会陷入一种“何不食肉糜”的窘境。

    但穷人不是挡箭牌。穷人也会在市集上买到假货,要说拼多多式的售假是穷人的”消费升级“,未免是一种臆想,一种虚假的充满优越感的恻隐之心。

    拼多多做到的是扩大了假货和残次品的传播渠道。线下售假在本地社区中尚有退货、人际纠纷的约束,有自发的救济机制。拼多多这种方式,大部分人会因为投诉成本过高而放弃,近似于一种无约束售假。也因为这个原因,拼多多所谓跑出了三亿用户,这个数据不值得称赞,数据背后的偏差后面会逐步检验出来。

    拼多多所说的柔性制造,砍掉中间环节,的确有这样的例子,但这样的例子在全部品类当中,在GMV当中占多大比例,从当前数据看并不高。

    什么是穷人的消费升级?湖南有家企业叫步步高,大概可以算是底层人民消费升级的样本,可惜赶不上”社交电商“这样潮的概念。

  3. 远离毫无敬畏 仅执着于成功的人;

    大部分创业者开始都是想赚钱、活着,但心有敬畏,这样的创业者即便走错路,也很快会回到正轨上来。但有的创业者,衣食无忧,主要的执念就是成功本身,谷歌那套不作恶的文化也没有丝毫影响到这样的人,造成的破坏经常是灾难性的——企业是成功的,外部是灾难性的。

    改革开放40年,如果新一代创业者、投资人和公众,仍然不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那真是糟糕。

小米底部定价:靠努力也得靠运气

小米在香港IPO最终定价17港元,对应定价区间的下限,估值在500亿美元附近。

在短短几年内从零开始做成一间500亿美元公司是非常了不起的。但如果只从IPO这件事看,小米的定价是一次失败。从前期预热时鼓吹1000亿美元,到招股过程中700亿美元,到如今500亿美元,比照最后一轮融资时450亿美元的估值,这显然算不上一次成功。

为什么小米没能实现其最初的打算?是非战之罪还是人为失误?细节问题可能在短期内很难弄清楚,但一些公开的问题可能已经比较清晰了:

  1. “现实扭曲力场”不是万能的

    资本市场最昂贵的是“人设”。不管是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自我期许(一家互联网公司),还是雷军路演过程中说的小米等于腾讯*苹果,都没有给小米带来估值的提升。小米并没有因其过去几年的成功,就能“扭转”市场的习惯看法——尤其是小米的模式和方法都有前例可寻的情况下。

    但我以为,这留给创业企业(或者所有公司)更重要的经验,应该是正确认识公司内外部的认知差异。一间公司管理公众形象的最高成就,可能就是内外部的认知趋近。但大部分公司都存在着很大的内外部认知差异。

    内部和外部对公司认知的差异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这中间,内部认知偏差、外部认知偏差和内外沟通阻塞必居其一(或者有其二)。如果是单纯的内部认知偏差,恐怕是比较危险的。

  2. 创业企业上市的最佳窗口很短

    从外因看,小米IPO赶上的时间窗口并非很好,如果放在去年或者早四五个月,小米的估值估计又是另一番光景。如今科技股的震荡已经持续一段时间,港股市场上新经济股票破发也持续了一段时间。今天港股的走势更是可以用崩盘来形容。

    资本市场看起来永远是对企业开放的,但对于单个企业来说,不管是传统的保险、金融、制造业企业,还是新兴的科技企业,每一家企业最佳的上市窗口都是十分短暂的。企业自身的发展阶段和资本市场运行周期如果契合很幸运,更多的时候是不匹配(从我2005年以来有限的经验看)。小米这样盈利和体量的企业尚有选择的余地,但更多的企业,一旦错过时间窗口就再无可能上市了。所有很多企业即使市况不好,也会硬着头皮上。

  3. 新钱和旧钱的区别

    两根金条摆在你面前,你能区分的哪一个更保守,哪一个更激进吗?实际当中有区别才是常态。

    天使、VC、PE、PRE-IPO和二级市场资金,其风险偏好截然不同。有的更看重成长空间,有的更看重已经得到验证的部分。小米给投资人塑造的预期和故事,比如一家全新的互联网公司,比如腾讯*苹果,在VC、PE这个阶段也许能打动投资者,但在Pre-IPO和二级市场上,这些资金的风险偏好随着市况的变动很大,也更注重从已经长成的部分来分析拟上市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