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与财富管理(AWM)如何应对Fintech挑战

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领域的挑战和影响程度,排名前三的细分行业分别是支付、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PwC调研)。在支付领域发生的故事已经广为人知,在另外两个领域呢?

PwC最近的一份调研显示,虽然有超过60%的人担忧金融科技初创公司抢走他们的一部分业务,但在使用和应对Fintech上,Asset and Wealth Management(AWM)行业的应对存在一些问题。

有没有(包括打算)推出一个移动APP,可以看出传统金融细分领域对金融科技的接受度

这些问题依次是:

  1. 尚未准备好应对用户需求的变化超过75%的AWM行业CEO认为,金融科技的最大影响是适应了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有50%的人认为金融科技可以加强互动,改进用户体验,但AWM公司并未优先在这些问题上投资。
  2. 主要集中于数据分析和智能投顾与第一个问题相对应的是,虽然AWM行业认为金融科技在改进用户体验上具有最大潜力,但实际落地的投资主要是数据分析和资产配置,这两个领域通常与“智能投顾”(机器人投顾)相关。
  3. 心态仍处于早期阶段即虽然认同其重要性,但并不敢加大押注。只有45%的AWMs认同将金融科技置于自身战略的核心位置,更多的人表示金融科技战略只有部分被采用。

此外另一些数据说明传统的AWM从业者心态可能人不够开放,比如有34%的公司完全不与金融科技企业打交道,另外有69%的公司希望看到“成本缩减”才推进金融科技。

详情见报告全文

记者的核心素质是什么?

提问能力 与 #捕获#能力

红蓝大战快速刷屏然后又快速被删得干干净净,但余波还未结束。一个延伸的问题是海外华文媒体的一些龌龊事情;另一个延伸话题是,什么才是记者的核心能力,镜头前表演显然不是。

第一个问题圈外人不知道,媒体行业应该是知之甚久的;但我私下猜测,全行业指导,相关单位未必不知道,大家都处在一种假装不知道的尴尬局面里,直到一个白眼引爆话题。

另一个问题倒是可以讨论多一点,记者的核心能力是什么。魏武挥说是提问能力,大致不错。提问能力其实是很多工作的最终体现,包括很多案头准备工作,文献检索工作,周边访问等,好的提问能力,并不是记者灵光一闪或者天赋异禀得来的。

但很多提问能力不怎么样的记者,仍然在这个行业干得不错,甚至更得重用。这里面的问题,只有长时间在这个行业才会理解。

这个能力可以归结为”捕获“能力,即捕获关键节点的信源。这种能力有一部分取决于从业机构的信誉,但也有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个人。

就个人而言,有一部分取决于从业时间带来的人脉,但也有很大一部分取决于案头工作、沟通能力、归档整理能力,甚至性别、外貌、人品等等。

在类似的情况下,同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能让信源开口而他不能,这可能是比提问能力更显著的差异。

新闻和其它任何一种产品一样,都是受限的产品。受加工者的局限,受时间的局限,受管制的局限,理论上的最优解,并非实际中的最优解。

为什么我觉得捕获能力更重要?世上的苦难与纷扰何其多,有的变成了新闻,有的永远消失了,被加工出来的新闻,没有得到加工的什么都不是。一个决定了新闻能不能得到呈现,是从无到有,从0到1,另一个则决定了呈现的状态,但后者总是可以得到众包改进的。

周小川:数字货币不一定用区块链路线

在今天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谈到了比特币已经数字货币,其中,他对中国央行一直在研究的数字货币的描述,可能是目前极为少见的正面描述。

中国央行在3年前设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周小川称,最新的进展是和业界组织分布式研发,推进多种方案,和市场合作来研发数字货币。周小川说数字货币是技术发展的必然,未来纸币和硬币的应用会逐渐缩小。

但周小川称:

”研究数字货币,本质上是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便捷性和低成本,同时也必须考虑安全性和隐私保护。“

周小川称:

”这几项既可以是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货币,也可以是在现有电子支付基础上演变出来的技术。目前国际上对于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也有了初步的分类,表明这是有多重可能的体系”

从这个描述很容易看出,法定数字货币并不对应着如今用作数字储值产品的比特币,而是用于小额、零售支付场景的数字货币。从这一点看,现有电子支付基础上的技术,拥有更好的效率,以及适应性。

如果需要了解更多内容,可以翻阅央行此前更多文献。迄今大部分关于中国法定数字货币的研讨内容都是由央行给出的,包括极具价值的包括范一飞(央行副行长),姚前(央行科技司)等人的文章。

大致提炼他们此前的观点如下:

  1. 法定数字货币的两种框架:央行直发模式,即央行面向全社会发型数字货币,负责发行流通和维护;“央行-商业银行”二元模式,央行发行数字货币至商业银行业务库,商业银行受托向公众提供数字货币存取等服务,与央行一起维护发行、流通体系。目前倾向于第二种(范一飞)
  2. 技术路线上,必须中心化或部分中心化;变公有链为联盟链;变竞争性记账为合作性记账(POW不能用),让关键节点参与记账;实现一定程度的可追溯性(即不能完全匿名);(范一飞)
  3. 应支持在线与离线并行;“前台自愿,后台实名”;(姚前)
  4. “私有云+高性能数据库+移动终端”与“私有云+区块链+移动终端”的选择,最终实现减少清算环节,降低交易成本的出发点。(姚前)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发行一个数字货币,这和我对自己电子银行、支付宝、微信钱包账户做在线操作有什么不同?

在此之前我也不明白。但看了央行一些系列文章后大概明白了一点。目前的电子货币体系是与银行账户挂钩的,而未来数字货币体系未必与你的银行账户挂钩,从这个方面说,央行对货币的掌控程度,就从金融机构深入到了每一个用户层面。“让中央更强大,让数据更安全,使终端更智能,让个人的支付行为更能动,一定是未来央行数字货币追求的目标。“(姚前)

看起来我一点都不想要数字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