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投资的一点看法

从2005年在A股开户,中间从证券记者、财经记者到基金公司,以及现在互联网企业,投资断断续续也有近十年,也近距离观察了机构投资者的运作。如果说这中间有什么经验、教训可以说的话,无非是以下几点:

  1. 保持头脑冷静比什么事情都重要;

    这指的是如何避免感情用事,即对你的行业、你的标的深入研究的同时,还能保持足够的距离感和疏离感,这样才不会被循环论证或者外部催化失去判断;

  2. 除非不得已,避免和人谈起投资和趋势;

    大部分谈到投资和趋势的时间,都是市场处于亢奋或者过于悲观的情况下,前者可能更多一点。只有真正的圣徒才会站在狂热的信众面前谈冷静,如果没人付钱给你,大可不必谈这些。

    即使在不那么狂热的市场上,也毫无必要这样做。在证券市场上一群人永远无法说服另一群人,预期不一致才是所有二级市场交易能达成的基础。

  3. 消息股可能是最差的投资品种;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市场上各种消息不少是别有用心的,不要试图和操纵股价的人掰手腕;如果消息十分确切,意味着你已经走在了违法的边缘。

  4. 持有预期在半年以下的品种都不是好品种;

    只有极少数人有短线交易的天赋,而且即使最优天赋的短线交易者,也不过是胜率略微高一些。对一般投资者而言,如果你的持有期限预期都在6个月以下,那大概率不会是一个好品种。

  5. 尊重历史;

    在任何一次市场洪流之中,尊重历史从而获胜的概率,远远大于相信自己正在创造历史。这个保持头脑清醒说的是同样的事情,不过是面向市场整体。过去的历史经验只告诉我们,我们从未脱离原有框架。

这是总结,也对自己的再次提示。

怎么看待腾讯拿下基金销售牌照?

大公司自带光环。即刻APP里面有一个订阅主题叫“大公司头条”,订阅数100万+,是大热门的订阅之一;还有一些公司的主题,比如腾讯、苹果、谷歌都有什么新动态,订阅数也不少,但其中的动态,对于大公司来说已经是非常琐碎的信息了。

这两天腾讯拿到基金销售牌照的消息得到了高度关注,一来是销售牌照近期批得少了,另一方面是腾讯的大公司光环。拿牌照背后有深意?恐怕得从基金销售本身说起。

1)

中国证监会可能是中国信息披露透明度最高的官方机构。证监会网站上列明了各种在证监会申领牌照的机构名单。

我帮读者查找了一下,在“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这个类别下,腾讯的子公司是第116家获得这一牌照的机构。

全市场算上传统金融机构,一共有385家正规持牌机构可以销售证券投资基金。

但你记得几家?能数出3家算理财达人,能数出5家应该是业内人士,能数出10家的,大概是基金销售经理。

另一方面,在腾讯和蚂蚁金服没有销售牌照也不妨碍自己卖基金。这里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嵌入式的,导入到基金公司自有服务器上。早期的办法,比如余额宝,放一台产权归属于天弘基金的服务器放在支付宝的机房。另一个办法,腾讯投了好买,蚂蚁投了数米,借道也是一种方式。

2)

这数百家机构中,你能记得的有哪些?

除了腾讯蚂蚁及其投资的两家,很多人举例的时候都提到东方财富网。东财是上市公司,数据比较详细。

在最鼎盛2015年,东财销售了7432亿元基金,当年东财的营收创纪录地接近了30亿元。这个数字,可能在下一次大牛市来之前都没法复制了。

不客气地说,在全中国近500家(包括基金公司自身)可以销售基金的机构中,能有规模营收有利润的,大概就是蚂蚁、腾讯理财通、东财这三家。

其余的机构,或者挣扎求生,或者主营并非单纯代销。为什么会这样?所有线上生意,归根究底最大的禀赋都是流量。

代销或者电商,永远是流量消耗型的生意;即使做到淘宝那个量级,可以自造流量的时候同样需要外部流量。因此基金代销生意天生只有流量平台才有可能做起来。

蚂蚁、微信不必说,东财虽然单纯流量上和前两者不是一个数量级,但东财的优势在于,就基金业务而言,它的流量“等级更高”,或者说东财的ARPU更高。

东财最早以股票社区起家,其权益类基金销售可能是其它平台暂时不能抗衡的。2015年高点的7432亿销售中,有3100亿是非货币基金,这一部分的佣金才是其营收的主要来源。

3)

中国基金行业20年来一直跛脚发展,产品越丰富,这种跛脚形态越清晰:基金业只提供工具(甚至不能叫产品),不提供方案。

基金的第一波小高潮阶段,2004年百亿基金出现前后,当时的权益基金都是混合型的。这个阶段基金行业的认知,投资者买了这个产品,投资经理会力求做到收益最好;这个期间的基金,大致还是有一点产品的形态。

但最近五年或者更长时间,基金业的品类扩大,但产品形态上更国际化了,品种的仓位更严格,投资范围不断细分。比如曾经大涨大跌的互联网基金,其实契约明确之后,在实际操作中的腾挪空间十分有限。也就是说,投资者得到了押注这个行业股票的工具。

理论上说这是先进方向。但问题在于,在中国这个事情只做完了一半。

套用互联网领域的术语来说,基金行业只提供了工具,没有提供产品,而用户需要的是在两者之上的“解决方案”。用基金行业的话来说,用户需要“资产配置”。

为什么说基金行业连“产品”都没有呢?一方面是大部分基金公司既没有用户体验方面的测试部门,也没单个基金的生命周期管理,一个基金推出来,大概率的状态是管生不管死的,除非逼近了法规红线;

更重要的是基金公司只管把客户请进来,从不管客户什么时候出去。

说得不好听一点,卖完一只基金,基金公司什么时候会再联系你?清盘开持有人大会的时候。

有一些领先的商业银行补足了缺失的一部分,比如用户在招行买一只基金,如果回报率超过了一定值,就会收到招行的提醒短信。

对基金公司来说,就算是定投这样服务性很强的业务,基金公司也不会做任何客户沟通。因此基金行业完全不必讲智能投顾,先把提醒和服务存量客户这一点补上,就已经善莫大焉了。

4)

腾讯有流量,但有流量不一定会成功。理财通的现状,顶多算插根扁担开了花。要想在这个领域取得真正的成功,就需要补足“解决方案”这缺失的一环。

单就拿牌照这一点来说,如果在现有的业务形态下,腾讯完全可以不拿牌照。因此下一步怎么做,才是关键。

蚂蚁金服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尝试,比如内容社区,以内容带出其它更高级的需求,这个尝试是不是有效,还要观察。

没有“解决方案”,也是腾讯和蚂蚁目前在权益类基金上举步维艰的根源,小白用户想要“解决方案”,狂推一个半成品的工具有什么用?

用户的需求是打理一笔钱,而不是在数千个基金中挑选几只基金。

另外说一句,为什么P2P最近五年中不断被污名化,但投资者仍然前赴后继?这不只是收益率的问题,P2P提供的不是产品,而是解决方案,期限和预期都十分明确的方案。

谁能提供“解决方案”?内容驱动更像是淘宝内容导购的翻版,智能投顾则需要市场检验。腾讯在这个时间点上拿张牌照,会往哪个方向迈出一步?

这一代人焦虑可能还不够

顶着“知识商人”的光环,罗振宇、吴晓波等人的跨年活动在媒体上收获了比各大电视台新年晚会更多的关注。有人意图以简单总结复杂:他们贩售的都是当代人的焦虑。有一些人进一步总结说,人们焦虑的原因,是周围的一部分人上车了,而你还没上车。

这些说法至少有一部分是事实,不管“知识商人”们有没有贩售,人们焦虑感普遍存在。焦虑感背后有没有理由?或者说这一代人的焦虑够不够?

我的理解是确实应该焦虑。至少下面这些问题,很少作为原因在个体焦虑中出现。

* 未富先老

如今最焦虑的是中青年,而不是老年。老年人一来出生在最封闭最低迷的时代,对比起来如今自然是很好的时代;另一方面,他们是社会保障体系建立后的第一批大规模受益群体,可能也是未来半个世纪到一个世纪唯一受益的群体。

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还是的经济发展水平与人口结构,其中人口结构又是更基础的,总结起来就是“未富先老”。

未富先老带来的问题很多,每一宗都与如今的中青年人密切相关,直接的包括养老金不够、补充医保不够、延迟退休、银发经济基础薄弱等等,间接的包括经济增长乏力等,每一个提出来都是的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不管是欧洲的福利国家,还是美国这种市场主导的国家,都没有能够解决这些问题,那么合理的估计是,这些未来都要靠自己。

在这一点上钟伟看得比较透彻,可参见钟伟早先在21世纪上的文章。

*技术比人进化更快

懂得越多的人,越焦虑。

改革开放第一波企业家是乡镇企业家,但99%的乡镇企业家最后并没有成为成功的企业家,主要还是眼界和认知的局限。

如今的白领,赚钱的本事扣除掉通胀,并没有比前辈有所长进,但对于世界、对于历史、对于技术的理解,恰是由于技术的进步,多少比前辈好一些。

比如你很容易读到在美国,在欧洲在中国各地各行业发生的故事,也很容易检索到上世纪以来工业和信息化的进程,更不用说的罗振宇和吴晓波等人在普及一些人们应该知道的信息上的贡献。

从工业时代以来,人类曾经创造新的就业,但从来都是替代性的,或者破坏性的创造。比如创造了汽车司机,但消灭了马车夫。但这个趋势在电气化之后又有所改变,自动化和信息化带来的结果,是大规模的消灭就业职位。

人们的另一种焦虑,是如何适应在经济发展中越发缩小的蛋糕,如何不成为马车夫一样被淘汰的人。

包括最优秀的科技行业领袖,也并没有给出至少看上去令人满意的答案。马克扎克伯格等硅谷企业家的答案之一是“社会基本收入”,即给每个人发一笔基本生活收入;比尔盖茨的答案也差不多:向机器人征税。

但这些答案并没有回答,人的位置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