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中科招商的四大陷阱

新三板历史上最大的一宗“事故”已经发生。本月26日开始,曾经在新三板市场融资百亿的中科招商(832168)将从新三板摘牌。根据媒体报道,一些股东要求中科招商回购股份,但中科招商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没有能力回购股票。

中科招商拟推出分红维护投资者的方案,但对于当前节点的中科招商,和高位定增套牢的投资者来说,这无异于杯水车薪。

中科招商从新三板摘牌,从技术上看是因为这家公司的管理费收入占比不满足这类公司在新三板挂牌的规定,看起来是个技术问题。但如果回溯从2015年开始这家奇葩公司在新三板市场的前前后后,投资者就会发现如今的结局早就有预兆(也有很多投资人因此避开了这个新三板史上第一大雷)。

陷阱一、做高交易价格 豪夺百亿融资

在A股尚处于繁荣阶段的2015年上半年,中科招商在新三板挂牌,旋即推出了雄心勃勃的融资计划。2015年9月中科招商一度披露拟融资不超过300亿,后修改为135亿,最终4轮融资之后,其总融资规模为108亿元。

融资的价格是18元/股,但是截止周一,中科招商按照收盘价计算的总市值,也只剩下66亿元,按照复盘价格计算,其价格跌幅也超过80%。

如果说一切都是市场自然的变化,投资者认赌服输也就罢了。但实际上是不是这样呢?

在融资之前,中科招商的价格最高达到了108.99元!就在融资消息宣布的阶段,其股价也长期维持在30-40元附近。

中科招商在新三板挂牌至摘牌的月K线图

中科招商月K线

但第一处陷阱就出现在此处。只在A股交易的投资者可能还不太清楚新三板的成交情况,实际上新三板的成交比A股要清淡很多。也就是说,这里的价格其实并不能认为是公允价格,因为成交量太小,价格实际上很容易被操纵。

这对不明所以的投资者无疑是极大的刺激。因为定增价格只有18元。

陷阱二、定增环节消息频出

如果只有交易价格高,似乎还不足以吸引投资者。但在定增消息发布到实施定增的中间阶段,漫天的利好消息又点燃了投资者的热情。

这其中两个消息对投资者的刺激尤其大。其中一条是王亚伟参与定增,另一条是腾讯参与定增。

但事后可以看到,王亚伟确实投资了一部分,但腾讯参与定增纯属子虚乌有。由于腾讯是港股上市公司,因此第一天有人放消息,第二天腾讯就主动辟谣了!

定向增发期间的“利好”消息频出

第二轮定增中不断出现的消息

问题来了,这些隐秘的(王亚伟参与)、虚假的(腾讯参与)消息是谁放出来的呢?

陷阱三、沦陷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

王亚伟失足中科招商,并不意味着机构投资者都是睁眼瞎。实际上,如果2015年的新三板市场全部是由机构资金支撑的,如今失陷在中科招商的资金也不至于这么多。

在大幅定增融资背后,是新三板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沦陷。当然这个问题还于监管尺度有关,即新三板市场的定增要不要进行穿透式监管。

当时参与中科招商的投资者的确低于200这个限制,但一百多家私募基金背后是个人投资者活跃的身影。

这些个人通过基金参与中科招商定增的方案在当时随处可见,这些基金在其中也扮演了十分不光彩的角色,比如有的基金宣称可以拿到份额,但需要与投资者约定,未来套现盈利的部分四六开,但风险由投资者自担。

当然,最终并没有人从这一宗生意中挣到中科招商的钱,这是后话。

陷阱四、挂羊头卖狗肉的PE机构

最后的问题,仍然出在中科招商身上。即使前面三个问题比实际情况还要严重一倍,只要中科招商行正道,做正事,投资者也不至于落到如今地步。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中科招商定增的时候,是以一家知名PE的面目出现,以接近70倍的市盈率来新三板市场上圈的钱。

可以这样说,如果投资者给一家“风险基金管理公司”按照70倍的市盈率投资,虽然让人惊讶,但考虑到这个领域在资本市场的稀缺性,还是可以接受。另一方面,如果中科招商摆正自己作为一家“基金管理机构”的定位,也不至于后面被摘牌。

但是,令投资者始料未及的是,中科招商融资之后,立刻转身在A股二级市场开始大肆举牌,也就是在二级市场买A股!

也就是说,投资者从投资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变成了投资一家“公司制基金”,而且还是中国市场最不缺的,在A股二级市场上混的基金。

这真是所有可能中最差的选择。投资者既没有投资一家靠管理费盈利的“基金管理公司”,也不是中科招商的LP,连美国那种公司制基金的持有人都算不上,而只是最没有保障的股权投资者。

到这个阶段,投资者差不多相当于将大把钞票委托给了一个憋足的二级市场操盘手。

二级市场虽然风险大,但如果走运,也有可能博得高收益,可惜,市场也没有站在中科招商一边。A股青睐的蓝筹天天走高,但中科招商举牌的壳资源多半浮亏。

比特币可能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壮观、最持久的泡沫

郁金香有没有价值?这是一个看起来简单一点的问题。观赏价值在于人心,泡沫高峰阶段,一株郁金香的价格和一栋别墅相同:世上有独一无二的郁金香,但别墅总是相似的。

比特币有没有价值则是一个十分迷人的话题,这个问题的答案中融合了技术、历史、哲学,它与人们对待权力、对待信用、对待未来的看法紧密相关,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并非是简单地看三五天比特币新闻就能理解的。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比特币极有可能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脱离了所谓“价值”,最为自洽和持久的泡沫。

1. 交易与泡沫

有历史学者认真地研究了郁金香泡沫这一历史上最为人知的“泡沫”案例。研究者发现,出现在规则明确的交易市场(包括有书面合同,有公证人,有保证金)的交易,其最繁荣的阶段之后,价格年跌幅在24%-35%之间,并不算太离谱。

真正疯狂的只是一些“场外”报价,有一些希望碰运气发财的人报出,绝大多数并不会成交。

郁金香球茎也许和中国的君子兰,大蒜一样经历过价格的暴涨暴跌,但作为最经典的泡沫案例,也许有些言过其实了。

举个例子,如果郁金香球茎的价格是1000荷兰盾,如果你报价5000荷兰盾卖出,在郁金香时代是没有成交的,因为买家数量相对有限,如果我们认为正常的买家占大多数,那么需要有足够大的样本,才能诞生出愿意接受5000荷兰盾的长尾买家。

这是旧时代交易在空间上的局限。

如今还有些案例显示了时间上的局限。比如2017年3月北京房价的最高点,报价12万的房屋,其中成交单价一般在10w左右。北京的二手房成交在高峰时间虽然达到一年27万套,但线下交易点对点交易,不足以消除报价与成交价之间20%的差异。这是非线上的交易在时间上的局限性。

但交易电子化和通讯高度发达的情况下,线上集中交易的定价情况已经和前两者完全不一样了。它使得任何一种热门品种都能找到足够多的用户,实时地为任何离奇的价格买单。

这种定价的唯一缺陷在于流动性,如果市场上交易量不够多(笔数够多但量不够大),交易价格无法成为公允价格。

然而比特币交易已经繁荣到了迈过了交易量不够这个阶段。

比如从Coinhills上可以看到,最近24小时比特币成交量超过60w BTC,大约相当于现有比特币数量的4%左右,这个交易活跃度大概是A股的三倍以上(以A股成交与流通市值比例计算)。

比特币的交易繁荣已经到了价格可以脱离价值,自我实现的地步了。

2. 什么能阻碍比特币的脚步?

价格自我实现,岂不是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泡沫市场?

没错,但,这就是一个完全的投机市场啊。

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经历过的典型市场,大致都有以下特征:

开放性:股票债券市场的供应是开放的,因此这些资产必须都是生息资产才能获得投资者青睐,商品市场同样是开放的,矿石、农产品等等,在人类有限的时间内供给都是充分的;

显著的价值:比如具有使用价值(大宗商品、工业品),或者能生息;

可度量:因为前两者,这类市场一般会形成相对的价格和价值标尺。比如生息资产的价值取决于无风险利率水平,大宗商品则是供需关系。因为在现实世界中广泛使用和存在,这些市场会形成显而易见的衡量价值的尺度。

在这些市场上显然也存在投机,但因为“万有引力”(因为以上三点形成的),投机到一定程度,总会被拉回地面,砸到坑里。

但比特币市场,以上三点皆不满足。这个地方没有“万有引力”,或者说至少目前观测不到。

这简直是为投机而生的市场,然而又聚集了极广泛的人群。没有准入禁止,规则完备,筹数清晰,匿名,全球24小时在线,套现离场便捷……

如果你认定这是一个赌场,那也是一个近乎完美的赌场,人类爱赌的那一部分天性就可以支撑这个市场。发展到现在,这个市场已经脱离了最初极客信仰的支撑。

所以这个没有万有引力的比特币,可能会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壮观,最持久的泡沫。价格能不能涨到天上去?我的回答是还真不知道——你可以观测世界,但没法观测人心。

当然这个说法也有前提,比如没有手段破坏比特币的封闭特性,没有普遍的法律禁止人们入场,没有黑客方法或者技术分歧破坏底层规则……

没有人可以在赌场里宣称下一盘押大还是押小。但我的建议是,投资者可以毫无疑义地宣称这是泡沫和投机,也可以远远地避开它,或者下场赌两把,但千万不要单边做空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