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收购时代华纳 管道和内容缺一不可?

时代华纳可能是互联网史上独一无二的观察标的。16年前,在上一轮互联网浪潮中,AOL与时代华纳合并,成就了教科书上最经典的案例——一次失败的合并案例。

上一次的合并其实多少与这一次是有点类似的,新兴的AOL是拨号上网的垄断者,是当时网络的主渠道;而时代华纳是内容提供者。

但这一次合并的破产,除了商学院教科书上的文化、整合成本等问题外,更重要的是,AOL并不是稳固的渠道,拨号上网会被取代;而拨号上网时代并不适合时代华纳的内容在网上传播。AOL的估值虚高,而双方并没有想象中的协同效应。

AT&T并购时代华纳会不一样吗?

有几点值得辨析。

  1. AT&T是不是稳固的渠道?

现在看来是。在移动时代,作为电信运营商的AT&T在美国无线市场排名第二,收入规模是第一名Verizon的80%,利润率也略低于Verizon。AT&T作为流量管道的价值是相对稳固的。

2.  有协同价值吗?

也有。最终黏住用户的仍然是内容,从最浅的层次看,内容可以带动AT&T的无线服务,无线服务也可以增加内容的抵达率。

举个例子,中国联通最近在推一款叫“呦视”的产品,前几个月免流量费。这是一款联通自己的视频应用;此外,中国联通也一直在推自己的宽带+联通IPTV,也就是通过自己的宽带网络分发广电网的内容。中国移动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但这两大运营商只是在分发内容,未来会不会进一步向上游拓展,还不得而知。

如果如果类似的事情放在AT&T上,能与时代华纳产生良好的协同,比移动联通更近一步的是,其中的用户数据可以用指导和改进内容制作。

从公司层面来讲,这种组合并不是进攻性的配置,而是防御性的配置。时代华纳其实已经做过一次防御配置。

文化产业遍地都是这种例子,单纯的文化创意制作都是进攻性的,需要管道或者其它重资产来平衡。比如迪士尼,电影制作发行的名声在外,但其实从利润来源看,电视网和主题公园才是大头。

时代华纳的电视网也是一样,内容的质量和价值波动极大,但管道的价值变动是相对平滑的。

所以在娱乐业如此发达的美国,几乎也不存在什么独立电影厂牌。

如此来看,时代华纳+AT&T,不过是一重新的防御。但会打败他们的,从来不是同样形态的公司,而是不知从何而起的业态。

比如现在的VR、AR和人工智能,说不定哪天就冒出来了,改变了所有人的获取内容的方式。

我们谈论互联网金融的时候在谈论什么?

这是这两天关于互联网金融和新经济的一点肤浅思考。

1

在“新经济”领域,当下最热门的是什么?是摩拜和OFO的“共享单车”大战。

这些”共享单车“也有不少人说其实就是“分时租赁”,这个分享经济有什么关系?

道理是没错,人类从古至今的商业模式,说起来买卖、租赁、借贷都是最古老的,比较晚的广告,也有很长时间了。这样说的话,根本没有“新经济”。

但新在哪里?新的手段和新的理念。

分时租赁自行车在美国也有,老牌汽车制造商福特近期就收购了美国最大的自行车共享服务供应商Motivate。

造汽车的为什么要收购共享自行车服务公司?福特将自己定位称为人们出行提供服务的公司,与出行相关的,他们都有涉及,比如他们也投众包巴士公司。

这是为新。

马车时代,如果你认为自己只是一家马车公司,那么不管你造的马车有多么好多优惠,最终你都会被汽车公司淘汰。如今的汽车也一样。但人们的出行需求永远存在。

所以“滴滴”现在是一家出行服务公司,所以滴滴会大手笔投资ofo。

2

互联网金融也是如此。

其实在这个行业,很少有人将自己定位称“互联网金融”企业,或者“P2P“企业。创业企业一开始可能是从一个很窄的门类进入的,但方法并不是目标,也不是定位。

比如P2P行业要做的是什么?说信息中介肯定是没错的。但如果从”使命“的角度看,是对接人们的财富和信用。

有的人需要资金保值增值,但找不到适合他风险收益特征的产品;有的人需要借贷,但无法获得借贷,或者获取成本很高。通过科技金融的手段结合两者需求,将这个模式推向最广大的人群。

为无信用者培育信用,为投资者提供回报,这是网贷实现”普惠“的途径。

但如果你只看局部,比如在线上吸引投资者,在线下向借贷者提供借款,不管是提供一般消费贷,车贷还是信用贷,这都是传统金融机构做过的。互联网金融并不凭空创造模式。

因此大多数从业机构应该将自己定位称成,基于人们的信用提供服务的公司。

3

初创与规范

因为地方网约车的规则,滴滴罕见地披露了一些数据,比如在上海一地,就有40万网约车司机。

网约车过去几年遇到负面报道不少,比如司机非礼乘客,比如乱扣费等等。但这里其实有两个问题大家没有注意到。

其一是滴滴发展到如此规模,所用的时间是多长?快速膨胀的时候会有管理的问题,规范就是治理这些问题。

其二是比例,北京出租车不到7万辆,上海不到5万辆,网约车呢,上海一地注册司机40万;你做出租车有没有遇到过问题?比例上哪个更高哪个更低,还真不好说。

但从传播的角度看,大家看的不是比例,是这些个案的数量。

互联网金融遇到的情况类似,这个初创行业里有数千个参与者。大部分人对互联网金融的恶感,是从”E租宝“、”中晋“这样根本不是正经做网贷的公司来的。

如果没有规范,的确会有”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

比如你无法提供超高收益率,但e租宝可以,因为人家本来就是在骗;比如你专注通过金融科技解决问题,人家在线下开门店欺骗大爷大妈。这本来是完全两码事,但这些公司使用了”P2P“、”互联网金融“的名头。

从这个角度看,今年开始的互联网金融大整顿,对这个行业是一种极大的扶持。

这种扶持有两方面巨大的作用,第一出清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欺诈机构;第二长期看,会极大降低投资者选择的成本,好的和坏的区分会更明显。

未来通过网贷配置资产,整体上看应该是安全了,而不是相反。

又一个“偶像”的崩塌 富国银行掌门因丑闻退休

如果说2008年之后金融业的偶像是谁?不是高盛、花旗,而是富国银行与摩根大通,但说起来富国银行受到更多人推崇,包括巴菲特。得益于在次贷中毫发无损,富国银行也一度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银行。

在本周,长时间执掌富国银行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hn Stumpf退休,而富国银行仍然处在丑闻之中。

John Stumpf的“退休”也不那么光彩。上月末,他因账户欺诈丑闻被富国银行追回4100万美元奖金,还接受了国会4个小时的“拷问”。当时有议员要求John Stumpf直接下岗,更有议员以“太大不好管理”为由提议拆分该行。

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富国银行与那些执着于FICC业务等投资银行业务的银行截然不同,它是一家执着于零售业务的银行,2008年之后,富国银行备受称赞的是其“交叉销售”的理念。

即尽可能向客户提供不同类别的金融产品。比如你是一个在富国银行开立账户的用户,那么富国银行会视你的账户情况,想你推荐存款、信用卡、投资品、衍生工具、保险等一系列金融产品。

这一点看起来是没错的,毕竟用户有多重需求,以前这些需求可能是在不同的金融机构得到满足的,但现在富国银行给你提供了所有这些。

但丑闻就出在这里。富国银行员工在过去五年中,偷偷开设数百万个未经用户许可的存款和信用卡账户,由此产生了不正当的收费。

这种问题很容易理解。KPI压力或者业绩诱惑之下,员工很容易产生这种行为,这看起来是一个内部控制的问题。

但这与单纯管理并非一回事。比如中国的银行员工经常参与飞单,券商员工经常参与不正规的代客理财,但银行、券商并没有机制鼓励员工这样干。

“交叉销售”则很容易出现在导向上出问题。如果尽可能多向客户提供产品和服务,这种文化并不可取,说白了,银行的价值观是有问题的。

当然,华尔街的银行价值观都有问题,但诸如高盛至少会在把客户利益至上挂在嘴上。

富国银行在过去是怎么做的?媒体报道富国银行离职员工的情况是这样的:

富国银行前职员朱莉·米勒,原本是宾夕法尼亚州瓦乔维亚银行的员工,该银行于2008年被富国银行接管,并于2011年正式成为富国银行的分行。朱莉称,“一场活生生的噩梦”开始了。由于富国银行降低员工的薪酬,提高他们的销售目标额,以此“激励员工”提高销售业绩。朱莉称,银行让她销售42种产品,包括抵押贷款和信用贷款、七种支票账户等。那段时间,她几乎不堪重负,每天疲于奔命,因此健康状况出现恶化。与此同时,她发现陆续有客户投诉自己或家人有了不该有的信用卡账户。

此外,富国银行还在另外一些业务中暴露出问题,比如学生贷款。

今年8月富国银行被曝在2010年至2013年间,非法收取学生贷款费用,虽然拒不承认任何非法行为,但富国银行最后同意赔偿400万美元。

亚马逊本来一直与富国银行测试学生贷款服务,并一度准备上线这个业务。但知悉高收费内情之后,亚马逊火速取消了合作。

在美国,新经济的“道德血液”至少还是要比金融家多一点的。亚马逊创始人那个著名的“聪明是一种天赋、善良是一种选择”的故事,言犹在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