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7

不算小朋友的书,这是最近两年买的第三本纸质书。kindle确实很方便,但总有些找不到的书。只是陪小朋友玩到她睡觉之后,已经没多少时间看书了。

问题太多,输入太少

中年(姑且这么称呼)遇到的问题与二十多岁时截然不同。在青春期过后的二十多岁,人们已经过了反问和质疑的年纪,好奇仍在,但问题很少。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一边像海绵一样吸收水分,一边使劲造作,折腾,虚度,总之,看起来最好的年纪。

但过了这个阶段,比如节点是三十岁——有的人稍早或者稍晚一点——就会遇到一大堆的问题。就像出走了一个月没有处理的邮件一样,扑面而来,把你的生活装得满满当当。

这时候你会发现,一开始“问题”带着礼帽,络绎不绝来拜访你;紧接着是一群人赤膊进入你的院子,摩肩接踵。所谓“问题”,并不是你开始思索人生的终极意义了,而是生活的麻烦出现在你面前。

智慧不够,技巧不够,情商不够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当然当你无法圆润处理前面三个不够而又(不幸地)十分勤奋的话,你的问题就表现为 “时间不够”。

“中年”真是和“中等收入陷阱”一样的一道难题。成功走出中年的人并不多,就像我的父辈,迄今我没有见到成功的案例,乖戾,暴躁,惶恐,忧惧——它们多数时候并不能归因于”空巢”。

我也无法判断如何能走出困顿,但我所知道的不够,都可以归结于生活的“输入”不够,而要“输出”的太多。那句“你的问题主要是想得太多而读书太少”是有道理的,生活的“输入”不止读书,静下来反照己身,训练自己的手与脑,也许有所帮助——希望如此吧。

在大城市生存

教育平权成为如今一个重要议题,高考指标成为引发教育平权的一个关键点。对于包括我在内从拥挤的考区走出来的人而言,高考之拥挤有切身体会。然而今时不同往日,高考指标只是教育平权的一小部分,城市化尤其是超级城市的发展,资源向超级城市集中,使得教育平权几乎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1)

去年到今年,因校庆等原因,见了好几次高中母校的老师,在微信上母校老师也发起过一些活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散居各地的高中同学的信息交流更便捷。

在我的这些同学中间,一些特征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是不再有人居住在乡村,就业趋势上,北上广深和省会城市聚集的人最多。在那些成为老师的同学中,大部分也选择了大城市。

大城市不只是聚集了人口,也聚集了经济、社会资源,包括教育资源。比如北师大的毕业生,可能留在北京一所普通的中学任教;和湖南师范大学的毕业生首选长沙的学校(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对于大城市的学校来说,因为人才的供给远超需求,因此获得更好的教师资源易如反掌。

而在小地方呢?一来经济回报跟不上,二来个人选择有限;这里并非是看不起小县城学校的意思。教师在意愿、热情和情操方面可能不会因在小县城还是在大城市有区别,但在视野、能获取的工具、培训等方面的差距会越拉越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