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上市的时间窗口

即使不如内地创业板有估值溢价,美股仍然是很多科技公司上市的首选,比如今年的互联网金融领域。信而富已经在美股上市,最近传出的量化派,据称还有至少五六家金融科技类企业在筹划上市事宜。虽然中国金融科技类企业正在做的事情不被美国投资者理解,估值上不太好看,但整个美股仍然十分繁荣。在市场化发行的条件下,二级市场是一级市场的基础,然而风险正蕴含在此处,美股的繁荣还会持续多久?这个问题的同义语则是“美股上市窗口会持续多久”。

1)赴美上市的历史经验

赴美上市最难的可能不是严苛的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保护规则,而是是否能获得足额认购。

2007年中美两地市场均气氛热烈,这一年在美国市场以IPO形式登场的中国公司有29家之多,如果算上以反向收购挂牌的企业,则可能接近40家。

2008年中国公司赴美IPO的数量呢?4家。

如果观察中国公司在美国IPO的数量,过去10年只有两次断崖式的下跌:股市大跌的2008年,两国会计监管争执愈演愈烈的2011下半年-2012年。可见市场情绪的剧烈变化对赴美上市的影响不可小觑。

当然从另一个方面看,2011年下半年的会计监管问题开始,美国市场就不再是中国公司的第一选择了,在赴美上市数量上再也没有能回到从前。

但对科技类企业仍然具有图腾意义。比如2014年虽然赴美上市数量不多,但阿里、京东均选在美国上市,全年中国公司在美国IPO筹资达到了空前绝后的291亿美元。对互金企业来说,2016年宜人贷也选择在美国上市。

2)担忧美股并非杞人忧天

8月30日雷军晒出一张图:

雷军说:“过去二十年,无数人质疑互联网是泡沫。今天,全球市值前十发生了巨变,充分证明了互联网巨大的威力!”

全球最大市值的前十家公司,多数已经换成了科技股,大部分科技股超过50%的涨幅是在过去一年兑现的。雷军这张图显示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何以如此?

如果拉长时间看,美股的繁荣已经持续了9年,从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开始,美股开始稳步上行。如今纳斯达克100指数的市盈率已经超过29倍,纳斯达克指数市盈率超过30倍,标普500的估值略低,也接近25倍(以上均为TTM)。但历史估值中枢,标普500的均值在16倍附近。

如果回顾过去,估值水平只有1929年和科网股泡沫前夕堪能与现在相比。

当然这并不是说市场即将崩溃,没有人能预测市场的崩溃。过去几年一直有押注美股崩溃的基金,但无一例外以损失告终。但市场并非出于稳态之中。

关于长时间的估值抬升至少有两种相互关联的逻辑支撑。其一是史无前例的低利率。长期低利率加上当前整体仍然低迷的经济,造就了同时存在的两种局面:低风险产品的超低回报,以及人们愿意为高回报承担更多风险。

第二与科技股制霸相关,即新的垄断定价,或者说信息时代的托拉斯格局,造成了科技企业尤其是部分美国企业的超级定价权和高利润。

经济学家Jan De Loecker和Jan Eeckhout研究企业的涨价幅度和边际成本之间的关系,他们说,“至少自我们从二战结束开始记录这一数据以来,企业涨价幅度与边际成本之比提高了好几倍。”

两人的研究显示,企业的涨价幅度要高于边际成本,而且近几年来高出得越来越多,从1980年的18%升至2014年的67%。

这可能是美股高利润高股价的来源。

但舞会总是在高潮时分骤然终止,至少当前的低利率和高估值组合并不是一种稳定的状态。低利率是否会继续,科技企业的垄断定价是否会继续,都不是企业家们(尤其希望上市的企业)意志能决定的事情。

因此如果现在打算上市,越往前无疑是越安全的。但如果不那么着急,不如研究一下怎么在A股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