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IPO 刘士余就干成了前几任都没完成的任务

监会是个火山口,证监会主席一直坐在火山口上。(原文发布在公众号“金融魅丽”)

1

自从股民学会上网之后,历任证监会主席从来没有得到过股民的好评。

周行长曾经短暂在证监会主席任上停留,兢兢业业。

最早B股国内投资者不能买,股民们不乐意,好东西就留给洋人?企业也不乐意,市场不活跃,没前景。

周主席花了力气让股民们进入了B股市场。

过几年行情不好,股民不高兴,纷纷指责周主席:

“解放全世界,套牢全中国!”

好在当年没有微博和朋友圈,这个大帽子盖下来,保不齐小报告就打到天上去了。

周主席去央行后,尚主席接棒周主席坐在火山口上。

尚主席可能是股民评价最好的一位证监会主席。为什么?尚主席的起点低。

尚主席上任的时候,沪指1400点,此前不久,许小年刚刚发出“千点论”。后来沪指真跌到了998点。

尚主席上任三年不啃声,一发声就坐到了国办新闻发布台上,主要就一个意思,股权分置改革。

股权分置改革可能是资本市场十多年来最有创造性的一件事,不只是股民的诉求要协调,上市公司尤其是国有上市公司也是花样百出,各种变相反对股改——毕竟到了口袋的收益还要二次分配,谁也不乐意。

因此股改已经推开了之后,仍然有不少央企国企的KOL们,还在鼓吹国有资产流失云云。

尚福林只有一句话:“开弓没有回头箭”。

后来A股创纪录的抵达了6124点,这个纪录,十年之后都没能打破。按道理股民应该兴高采烈才对。

但2008年金融危机来了,A股领先一年暴跌,最低跌到1600多点。

股民们后来是怎么评价尚主席的?“十年一觉上浮零”

惨,但这真不怪尚福林。而且尚主席来的时候股指1400点,走的时候2500点,涨幅怎么也不是零。

但股民不管。

继任者郭主席来了,和股民说了不少掏心窝子的话,其中一段是:十年涨幅为零,不代表股民没有收益。

——话是没错,但怎么看都不太对劲。

至于郭主席、肖主席的经历,时间隔得近,大概连90后都有所耳闻。

郭主席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证监会“加强监管、放松管制”的职责方向更加明确。从郭主席往后,证券机构的“创新”如火如荼;同时打击老鼠仓、市场操纵等也得到了强化。

对于一般股民来说,郭主席本来是没有什么可指摘的;影子银行在证监会监管范围内的膨胀一来跟散户关系不大,二来这东西不在此处就在彼处,避免不了。

但股民仍然怨气十足,送了一句:误信蓝筹锅输清

郭主席有大爱,任上不遗余力鼓励上市公司分红,提倡价值投资,公然告诉大家蓝筹股有投资价值。

但股民就那点爱好,输就输赢就赢,本来是愿赌服输的,现在你一说话,不赖你赖谁。

至于肖主席,前后处置失措,一句股灾道尽。股民评论写出来都吓人,不写了。

2

几任主席火烧眉毛的时候,都用了一个大杀器:暂停IPO。

中国原本没有证监会。

或者换个说法,中国先有IPO(和暂缓IPO),后有交易所和证监会。

中国股市的第一次火热突如其来。

1988年万科等几家企业发股票的时候,人们看股票的神情就跟如今看传销一样。不得已的情况下,深圳市要求党员干部身先士卒,冲在前面,好歹把股票发出去了。

——这可能是党员干部少有的合法合规发大财的机会。

消息传到了美国,诺奖得主弗里德曼也兴致勃勃的跑到深圳,来参观中国的股票。

弗里德曼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你们的股票印制的很漂亮。

但你们有公司法、证券法、会计法吗?有交易所?

接待弗里德曼的深发展副行长王健(后来深交所第一任负责人)说,一个都没有。

弗里德曼说,这样啊,发股票自然很好,但盒子打开之后,后面的事情就不好说了。

没想到股市的火爆来得有点早。1990年,人人嫌弃的股票人人争抢,那时候股票过户和现在房产过户差不多,排队过户的人都站到了大马路上。

当时股民们就传言,国家马上要暂缓新股发行了,市场因此更火了。

但新股并没有暂停,市场一直火到1992年8月10日,后来称之为810事件。

1992年8月9日和8月10日。人们盼望已久的深圳新股认购抽签表发行了。各售表网点门前提前三天就有人排队,9日早上已有了100万人的长龙队伍。上千万张、成捆的身份证,特快邮递至深圳。近百万人排队10个小时,其中有一半时间在倾盆大雨中。到9号晚9点,全部新股抽签表售完。

这中间,营私舞弊暗中套购认购表的行为被群众发现。发售网点前炒卖认购表十分猖獗,100元一张表已炒到300元至500元。10日晚部分认为其中有诈的群众与维持秩序的警方开始冲突,深圳警方拘捕了12名闹事者。随后也增发了50万张抽签表。

这个事件有多混乱?1992年深圳人口60万,810新股抽签引来150万人。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中国早期股市的地位和前几年的P2P网贷是一样的。股票交易所都建立两年了,为什么还没有证监会?

中央的意见是,股票市场可以搞,但搞成什么样都不做直接认可,股票市场是个试验品,弄不好就关掉嘛。弄一个证监会,不就代表中央认可了吗?

但810给大家出了难题。

同志们,股市这个实验还要不要搞?

要搞!那就攒一个证监会吧。

3

中国证监会成立之后,先后按下9次IPO暂停键。

按照证监会的说法,没有一次是因为股市下跌引起的——”毕竟证监会不管股市涨跌呀!” IPO的发行方式,不管是大改还是小改,也动了9次。

但IPO的问题真是只是发行方式吗?或者主要是发行方式吗?

尚主席时期按了两次暂停键,第一次是股改未完成,IPO暂停一年;第二次是金融危机之后股市跌至地点,2008年12月开始,IPO暂停了8个月。

尚主席在任期间,是大蓝筹的上市高潮阶段。

第一次恢复IPO发行之后,国航要在上交所上市,当时中国最好的航空公司,差一点发行失败。

嘉实的一名基金经理苦闷思索了几个晚上之后,决定All in国航。这个举动帮了国航,也成就了他自己。

但转脸到了2007年,中石油上市的时候,情况就完全相反了。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

实际上尚主席时期,市场就证明了是自己是能够定价的,前提是供需没有被管控。

此后的几任主席也都按过暂停键。郭主席任职时期,浙江世宝发行之后,IPO暂停了14个月,是暂停最长的一次。肖主席任职期间,2015年下半年按住了暂停键。

从IPO发行方式的变革看,郭主席任内IPO单次暂停时间最长,为IPO设计的方式、流程可能也是最具前瞻性的一次,比如预披露这项制度。但有些直接瞄准“三高”的设计也是有问题的,三高为什么会产生?这和当年的810事件时没有本质的区别,仍然是供需的问题。

在时间上,每一次IPO暂停对应的都是“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但每一次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时间点,恰好卡在股市低潮股民怨望纷纷的时间点上。

这真是隐秘的父爱——嘴里不说,但心里的想法大家都明白。

如今的A股,明眼人都看得到这个市场只剩下国家队撑着了。以韩志国为代表的十八线专家,又开始鼓吹暂停IPO。

但新股破发了吗?新股因筹资不足发行失败了吗?这两点没做到,明明说明新股发得还不够多嘛。发行改革改到郭主席哪儿,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问题不是来来回回增加规则能够解决的。

刘主席任上,也说了不少耸人听闻的话,比如”害人精“、”妖精“,因为股市下跌收获的骂名也比前几任都多。

但只要不按IPO这个暂停键,刘主席就做出了前几任都没有做成的事情。

A股跌到998点都能救回来,何况现在还有三千点。不按这个键,不过是100句骂人的话上面多收获了一句。

市场也许有痛(其实已经这样了),但总好过在市场决定还是父爱决定这个问题上,来来回回,反复开倒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