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金融业务均需持牌 但在此之前“互联网资管”早就不赚钱了

3月28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下发了《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其中强调,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管业务牌照或资管产品代销牌照,否则明确为非法金融活动。

这则新闻被解读成“互联网资管划上句号”。但从实际情况看,“互联网资管”这个模式,似乎从未真正成功过,这个文件的实际冲击大概并不会很大。

金融版“万货商店”迷梦

“互联网资管”这个称呼大概率是不成立的,放眼全中国,并没有哪家互联网企业或者第三方企业在网上自己募资做资管,这个领域顶多是代销。

2013年余额宝出现之前,用互联网思维改造传统金融的思路就出现了不少。年轻的参与者们最容易切入的领域就是代销。跑银行太麻烦?基金公司APP难用得吐血?还只能买一家公司的基金?没关系,我们来改造你。

这个逻辑看上去是完备的。世界不完美,那就改造它。

第一家打出这个口号的,应该是“**金融超市”,这个产品这还是PC互联网时代的产品,但概念提出还在余额宝之前;同一时间,杭州的一些初创企业则从移动端入手,直接从手机APP出发,为人们购买基金创造了便捷体验。

第二个阶段出现了更多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包括陆金所这样的小巨头。但在长期的摸索过后,很多公司发现,卖基金是挣不到钱,但卖信托、卖金交所产品,卖保险理财产品能挣到钱,进一步甚至发展到散卖票据,大额债权等。

这些机构最后都会宣传或者比拼一些指标,比如自己代销了四千还是五千个产品,或者五千个基金以及相当数量的其它产品,离“万货”也不是很远了。

这两个阶段的问题并不一样。基金是标准化的产品,代销基金也有标准化的流程,在很长时间内,企业向证监会申请一张基金销售牌照有门槛,但真说不上高。到目前为止,证监会一共发过超过120张独立销售机构牌照。

但第二个阶段的问题就比较多了。因为除了基金有独立销售牌照,保险有经纪牌照,其它标准化产品并没有独立销售牌照,而且很多非公募产品、非标产品,份额拆细散售显然是直接与现行法规抵触的。金交所、票据、大额债权等都面临这个问题,所有非公募产品拆细,都有可能被定义成非法集资。

最后多少玩家参与了这个游戏?看看独立销售机构的名录大概能理清楚一部分,比如东方财富、新浪、金牛理财这样发端于媒体的销售机构,比如乐视、陆金所、小牛、宜信这样从互联网金融进入的玩家,也有挖财这样从工具类软件起家的公司。

“在坐各位都是渣渣”

但金融版“万货商店”从来没有人做成过。以前最接近这一目标的蚂蚁金服,最近几年也一在这方面做减法,现在最接近的则是背靠全牌照母公司的大陆金所。

网贷领域的知名企业人人贷曾经高调进入代销(当然自己都称之为财富管理,但这个说法容易混淆当前商业模式的本质),如今也默默剔除了这一板块。

证监会名录中有123家独立销售机构,不说实际展业情况,目前有几家网站都没有建设,有几家以前展业的网站已经完全打不开,可见这个领域之惨淡。

前面提到的第一家打出“金融超市”大旗的机构,目前除了在搜索引擎和一些残存的网页上仍然看看到“**金融超市”的介绍外,官网已完全看不到这个业务了。

如果不算蚂蚁和腾讯,在独立销售机构中排第一的应该是东财。

东财2017年年报显示,当年东财销售基金4124亿元,其中2424亿元为“活期宝”(货币基金);这个规模,大概比腾讯、蚂蚁、陆金所之外的所有参与者的规模总和还大。

东财买了这么多基金,手续费收入是多少呢?年报里面写着,1109万元。当然这个只是当期流量的手续费收入,佣金的大头是基于保有量的尾佣,也就是说保有量越大,佣金越多。如果算上全部,2017年东财在代销这个业务上的总收入是8.84亿元。按照这个数据估测,常态的保有量应该在2000亿-3000亿规模区间。

同样类似的玩家同花顺,2017年这方面的收入只有8781万元,在这个市场上小到可以忽略。

那么背靠平安的陆金所呢?陆金所基金销售数据不好估测,但包括定期、活期、保险、私募、基金在内的大资管规模是有具体数字的,年报中的保有量是4617亿元,但从用户结构看,这中间除基金之外的产品规模可能会更大,其基金销售规模应是落后于东财的。

可以确定超过东财的玩家,只有蚂蚁和腾讯理财通。蚂蚁旗下余额宝体量即大于其它所有加总,腾讯理财通当前的保留量也超过3000亿元,按此推算流量也应该在东财之上。

满打满算,这个市场上也就蚂蚁、腾讯、东财和陆金所是能上桌的玩家,虽然和工行、招行年代销九千亿和七千亿有距离,但至少还在一个数量级上。

除此之外,其余的玩家基本上都是可有可无的角色。

流量生意阶段

但一个显著的事实是,东财的天花板更低,而腾讯阿里的天花板更高。

东财几千亿的销售成绩背后,是其高精准的流量变现,除了主站外,东财的基金门户每天都有82万独立访问用户,这些迈过了初级阶段的,对股市和理财有相对清晰认知的投资者,是其基金销售规模的主要来源,也是东财能做到货币和非货币基金一半对一半的主要原因。

但其他机构的销售为什么长期未见起色?如果静态地分析,主要是流量。单纯的代销本就是流量生意。

这里“流量”有几个层次:

第一是有没有自带流量。这个问题并不是不言自明的,很多行业都是采购流量而生存发展的行业。但在这里不行,因为标准化产品和P2P等非标准化的产品不同,代销的利润非常薄,需要以量取胜;如果采购流量,天然无法和P2P、非标金融资产的流量采购者比拼,后者可容忍的流量成本更高。

这一点意味着,没有流量,还想单纯做代销,基本上是无望的。

第二是流量的大小,前面提到了,同花顺和东财的流量差异很明显,东财与腾讯、蚂蚁又有天壤之别。

第三是流量的质量,这是东财有优势的地方,在基金销售这个领域,东财的流量更精准。

然而现在谈到的“互联网资管”其它参与者,基本上在第一个门槛上就被Pass掉了。金融“万货超市”的第一个问题,是有没有流量。

在这些独立销售机构之外,银行为什么能取得如此大的销售规模?整体上看也可以落在上面的分析框架中:银行的客户数很大,尤其线下的金融流量基本上都属于银行。

但如果仔细谈到银行,就会发现比流量更高级的问题。这个问题在东财、陆金所、蚂蚁、腾讯的竞争中间还不是很清晰,因为这些参与者之间,流量的差异实在是过大,且与彼此的规模表现正相关。

放到银行里讨论这个问题,人们会发现虽然工行的流量(用户数和网点)远超招行,但基金代销业务上,工行最近几年并不能甩开招行,甚至有的年份还不如招行。

这就是第二个问题。大部分机构是以销售产品为中心的,极少部分机构是以客户价值为中心的。这点我在上一篇文章《怎么看待腾讯拿下基金销售牌照?》中提到过,并没有新的观点。

很可能有的互联网巨头不服气,很多参与者也认为自己从一开始就是以用户为中心的。但从实际业态看,并没有谁做到这一点。先不说没有人做出摩羯智投同等品质的产品,就连2015年行情中招行做到的那种止盈短信提示的初级程度都没有(详见上篇),怎么可以号称自己以用户为中心?大概是心有余,力不足。

虽然这中间有代销、投顾等一系列牌照和KYC问题的阻碍,但从实际应用看,可以说并没有谁从单纯代销进化到提供解决方案的程度。

一些略小的、专业人士创建的机构,倒是有意在“解决方式”上下功夫。比如翻阅盈米肖雯的演讲,能发现这种解决问题的意识和思路都非常清晰,但他们仍然会遇到第一个问题——小机构并不自带流量。当然没有流量加持也能做出好公司,只是需要更长时间的积淀,变数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