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笑而不语”

今天下午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出席国新办发布会,澎湃在直播中这样说:

现场结束后,记者追问:“对散户加速入场怎么看?有什么话要对散户说?”易会满笑而不语。

这个“格式”很熟悉。历年两会上,这样“笑而不语”的新闻一直屡见不鲜。

但我揣测,如果不是要保持公开场合的礼仪,多数受访的人估计想“冷脸不语”或者“愤而不语”。

打个比方,如果采访一名政客,“你认为范冰冰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对象吗?”

读者可能很容易理解,这个问题是一个陷阱,最好不要回答。

如果人们问自己的朋友同样的问题,得到怎样的回答都容易理解,但对于一名公众人物来说,他不能低估“社会属性”带来的巨大影响力。

2.

为什么这是一个不适于回答的问题?

易会满发布会中讲的一段话,估计很多人觉得平淡不会仔细看。他说:

只要在座记者朋友打开中国证监会官网,表述非常清楚,官网的标准表述“证监会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和国务院授权统一监管全国证券期货市场,维护证券期货市场秩序,保障其合法运行”。简言之,一是监管市场,二是维护秩序,三是保障合法运行。我们当前主要是创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的资本市场环境,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建设一个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所以还是希望方方面面笔下留情。

这差不多是说,你们该认真看看,证监会是有法定目标的,并不是,也并不能所有都管。

因此“散户加速入场”的评论,不应、不适合由一位证监会主席来做答。

其次,即使人们忽略证监会的职责问题,也不能忽视证监会主席发言的外溢效应。监管很多钱的机构,都不能忽视这种外溢效应,央行如此,证监会也如此,要考虑市场解读带来的广泛影响。

不回答这样的问题才是职业的表现。

当然,这届记者对证监会主席还算友好了。

比如以前肖刚面对的问题是这样的:

3.

当然职业并不是指不回答问题。

美联储主席就经常发言,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时代,发言往往十分模糊;但继任者伯南克则倾向于释放明确信号,他将言辞视为货币政策工具的一种。周小川在任时,应该也是中国公开发言最多的专业部门负责人之一。

在一些职位上言辞的确是重要的工具。

但需要注意的是,他们都只讲符合自己职位属性的话。比如伯南克在自传中说,当他被要求出席国会财政刺激计划听证会时,美联储幕僚给出的第一个建议是:不要做出赞成或者否定的表态。

因为财政的事不是央行的事。

很多人并不能注意到这一点,包括很多政府官员。比如有一段时间央行、财政部和发改委的中层官员在同一个问题上发表了截然不同的看法。

对A股市场来说,上一次“国家牛市”中各路人马发言带来的教训,更是足够深刻了。

3.

另外,提这样的问题有时候会让采访者本人尴尬。

年齿略长的人估计都对长者怒斥凤凰卫视记者的视频记忆犹新。其实当时那位记者是不过关的。

采访者像小学生一样被教训的案例,也曾出现在某年两会间隙重庆某记者采访吴敬琏的现场。

但面对一行两会大家至少不用担心前面两种情况,顶多是“笑而不语”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