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仔、扒粪者与牛虻的世界

(本文发布于公众号“金融魅丽”)

卓伟被封号 赵薇代言的达利食品被做空 总有一种真实,让你感觉不舒服

1.

今天中国第一狗仔卓伟被封号了。在微博上,这个已经自立门户的狗仔队长一日之间失去了最重要的传播阵地。

被微博封号不少见,但卓伟不常见。

2006年“窦唯烧车”事件让卓伟声名鹊起。这里的“名”不一定是好名。2006年末开始,卓伟离开传统媒体,成立风行工作室,专职挖明星隐私。

十年下来,为什么狗仔界迎来送往,就单单卓伟的杀伤力大?

因为狗仔不可怕,有使命感的狗仔才可怕。和香港的狗仔不一样,卓伟是一个有”寄托“的人。

2009年南方人物周刊采访卓伟,他是这么说的:

一个狗仔跟这儿说社会责任,肯定有人笑死了。可我不是丧家犬,李零先生在《丧家狗——我读论语》中写得特别好,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中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

我都奔四十的人了,个性也不好热闹,认识我的人都问我,天天哪来那么大精神挖绯闻,当狗仔?我有自己的精神支撑,我的精神家园就是我的新闻理想。

那这个理想具体的指向是什么?

我没有学过新闻,可能对新闻的社会功能理解上有偏差,我不认同什么教化。我觉得新闻就是求真,就是揭露。真相对于公众来讲非常重要,所谓知情权,就是能够尽可能的告诉受众一个事的真相,一个人的真相。

狗仔的本质就是反权威、反体制,你不是什么偶像,什么精神支柱吗?我就要把你真实的一面曝出来。也并不是说要打倒你,就是还原真实。

人有理想就变得可怕起来。因为这个理想,卓伟高速公路上追过车,情形类似于香港警匪片;胡紫薇楼下灌木丛里蹲过几个月,也拒绝过明星主动拿钱让他拍绯闻——帮人炒作不是他的目标。

他从这中间也获得了很大的愉悦感。

有那么两句话,“纵有家书欺海内,奈何神像落尘埃。”有时候我们一篇报道出来以后,看见明星在那儿说谎、辩解,我就想,“纵有巧言欺海内,奈何神像落尘埃。”

这是多么大的满足!

2.

调查记者是从美国兴起的,大概一百多年前,一群记者不断关注社会的阴暗面,比如腐败、恶臭丛生的食品厂,大公司的恶行等等。

后来把美国总统老罗斯福也给扒了,老罗斯福愤怒地称之为扒粪者。

从老罗斯福那里接受了扒粪者称号的林肯·斯蒂芬斯后来集结了一本书,叫《城市的耻辱》,一看名字,就知道里面写的都是政治与经济生活中龌龊的东西。

林肯·斯蒂芬斯的经历很有意思。他的目标既有”呼唤公民自身,拯救道德沦丧“这样的大指向,也有”为地方自治而斗争“的小指向。

简而言之,他也是非常有理想的人。

由于扒粪的内容吸引读者,他所在的《麦克卢尔》杂志越来越火。直到有一天广告部警告说他揭发的某公司是重要的广告客户,杂志主编也屡次强行撤下他的文章。

林肯·斯蒂芬斯和志同道合的人离开《麦克卢尔》,创办了《美国杂志》,同样很快就成功了。

但没多久,他就结束了扒粪的历史:

“我带着几分痛苦和羞耻注意到,尽管我对自己撒谎,……我被我自己的钱收买了,被挣钱的前景收买了。”

林肯·斯蒂芬斯的想法,不过是再一次验证了:交易对社会组织和价值观的影响极其巨大。存不存在交易,人们对一件事情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林肯·斯蒂芬斯自己尚如此想,普通民众就更是如此了,这种担忧从来没有消散过。

少数前媒体从业者对中国当前的网上舆情也有自己的看法:

”那些因为媒体的报道不合自己心意就拼命攻击传统媒体的人,有一天当了奴隶,大概才会知道给自己挖了一个多大的坑。“(请读《最近民族自豪感和职业荣誉感都上升了》)

3.

但有人就生生把扒粪做成了一门严肃的生意。

今天另外一件事是浑水在香港高调做空两家公司,其中一家敏华控股盘中一度下跌24%,另一家则人们更熟悉,“好吃你就多吃点”的达利食品。

浑水怀疑达利食品的理由也很简单:

与同业已经成熟的大集团如旺旺相比,达利的广告费用低得难以置信。运营费用更低到不足同业一半,市场营销人员工资居然与生产线工人差不多,这是不可能存在的。

做空者兴盛的历史并不长,做空者研究的套路也一如往昔。

2001年,一名叫詹姆斯·查诺斯(James Chanos)的老牌做空者开始研究一只“蓝筹股”,他发现这家如日中天的蓝筹股的投资回报率只有6%,是同行的三分之一,他认为这家公司会计方法夸大了运营数据。

他开始做空这家公司,并随着事态的发展不断增加自己的空头头寸,这家公司的股价从90美元跌至最低时1美元。

这家公司就是安然公司。

詹姆斯·查诺斯因此被称为“最伟大的做空者”,他管理的公司名字和“浑水”(Muddy Water,源自中国成语浑水摸鱼)、“香橼”(Citron,柠檬的法语表达,代指不好的东西)等同行一样风趣。

查诺斯的公司名叫“尼克斯”(Kynikos),在希腊语中意为“愤世嫉俗”。

你看,大家都是有理想的人。

浑水的创始人曾经长期待在上海,因此黑起中国公司来真是如鱼得水,最近今年来用无人机拍生产地等方法,也是他们首创出来的。

香橼就更名声似乎更”臭“,怼过包括恒大、360在内的一大票中国企业,以至于2012年李开复叫板香橼的时候,有六十多名企业家在公开信上签名。

愤世嫉俗的查诺斯曾说,

“我总是对我内心深处的自我劝说,卖空行为其实是对动态金融系统实施的监控,它是市场中少数监察和平衡的力量之一。”

他还有一点更清醒的认识

** “但我不会免费做这件事。”**

只可惜,在中国你要干这件事就得免费。

2013年有一家叫”中能兴业“的机构就以浑水式的方法调查了康美药业,其时市场开明,以至于这家机构跑到证监会去问:

“调查、卖空、发报告”的做空方式是不是合法?

证监会说话有水平。会里说了两点:

第一,发报告直接或间接获得经济利益,属于持牌的投资咨询业务;第二,证券法里面说了,如果是虚构信息影响股价,属于操纵市场。

翻译过来就是,不行

今天浑水做空达利的时候,有人感叹:

要是浑水在A股开发布会,估计A股一半的股票要吓得停牌。

但另外的人评论说,

错了,应该是浑水被抓起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