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的未来并不是现在的新媒体

纸媒在舆论场上似乎变成了“活化石”,隔一段时间,纸媒“会不会死”的问题又会重新被讨论一遍。3月份在博鳌,这样的讨论重现。

从财经类报纸第一财经日报出走的秦朔认为,“内容收费前景乐观,总有人愿意看很单纯的内容”,从财新出来的赵何娟认为,“报纸必死,收费内容是大势所趋”,The Information创始人Jessica Lessin也说,不光是在美国,在全球范围内,订阅是行得通的,关键是要有独一无二有价值的内容。

然而什么是“独一无二”的内容呢?认定纸质载体的将消亡似乎是一致的看法。载体形式的变化,也必然带来文本形式的变化,这似乎成为目前新媒体从业者一个共识,但媒体的核心竞争力,并没有得到新媒体的关注,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我认为资深从业者的经验是其中之一,编辑方针和流程管理更是——如果在目前的“新媒体”涌现之前,你可能都无法想象它是一种竞争力。

从目前来看,新媒体从业者并未认识到客观、公平的作用,也未能遵守最基本的信源确认等专业操作要求,新媒体内容制造中充斥着虚假、偏颇和煽动,以及应接不暇的黑公关、以“原生广告”面目出现的软文。

这种情况在传统媒体开始的网络账户中要好很多,因为虽然介质改变了,但编辑方针和编辑流程仍然得到很大程度上的保留(或改进)。实际上我看到的做得非常好的新媒体项目,比如腾讯“棱镜”,借用了很多传统媒体的策划、采访和写作方式,在时效、可读、可信上达成了较好的均衡。

然而这是大部分新媒体缺失的。典型的是今日头条中的内容,已经日益变得像嘈杂、低俗和不可性。今日头条的第一个问题是在扩展自媒体内容来源时并未很好解决可信度这个问题,有变成谣言集散地的风险,这靠读者是无法解决的;第二个问题是其算法日趋收敛,偏好与推送之间的循环会将今日头条的读者塑造成一个十分“极端”的人,但实际上人的长期阅读偏好是均衡的。

新媒体显然可以人格化,人格化与真实性和专业操作并不似冲突的。

一些希望商业化的新媒体,以公众号、脱口秀等为载体的新媒体,在很大程度上没有继续遵循媒体的专业操作方法,“原生广告”能不能做?应该是可以的,但基于事实这一点是不是应该得到遵守?如果这一点得不到遵守,新媒体就不再能称之为“媒体”。

如果新媒体不是给受众提供价值,而是给受众增加信息甄别的难度,也难以获得长久的生命力。

而转头看目前成功的新媒体,不管你称之为新媒体,还是“知识分发商”,还是行业意见领袖,其成功的必要条件仍然离不开:第一团队化,第二遵循一定程度规范化的操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