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于荒野自然与人居之间的美

2011年蜜月,我第一次去欧洲。我们跟着众信的旅游团下车拍照上车睡觉,仅在巴黎和一座法国小城有一些闲散时间,一路走的很累。

期间也有让眼睛和身心都十分放松的时候,那是离铁力士很近的一个瑞士乡间小镇。木质的房子错落在山间,绿色草地边缘是深色的森林。

对于大部分来自现代大都会的游客来说,高耸的哥特式教堂只让人感叹前人的才智与毅力,现代摩天大楼的密集已经使教堂的宏伟不再让人敬畏。

在天主教地区,并非教徒的游客大部分也无法欣赏教堂的内在美。马赛克彩窗上的故事,宗教壁画,名字都记不过来的圣人和主教,对于在佛教和道教侵染下的中国游客来说,理解难度要比吴哥窟的雕塑和壁画难很多。

但静谧的小镇和空蒙的山色没有阻碍。

其实要论自然景观,在云南、在内蒙、东北的一些地方,景色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景色与人、与小镇的融洽是较少见的,德语区这些小镇的美在荒野与喧闹之间。中国的美要么在荒野之中,要么在喧闹中。

在奥地利和德国南部,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介于荒野自然与人类居所之间美。

比如隐匿于山林之中的小镇,除非在你绕过山路看到尖尖的教堂,你可能不会发现它;又譬如公路边的小镇,绿色的草甸广阔平滑,牛羊点缀其上,民居寥落。自驾时雨雾笼罩,停下来看时雨雾之下的小镇又别有一番景致;又或者湖光潋滟,碧水拍沙,雨霁云浓,少有人行。凡此种种,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