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没有“品质生活”

最近两天房租价格引爆了社交媒体。我爱我家原副总裁胡景晖为这个热点添了一把火。

胡景晖说,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导致租金暴涨。

这个归因是不是正确还没有数据支撑。但翻修-集中管理-以更高价格出租,是一种常见的商业模式。这种长租公寓越来越多,价格中枢肯定会抬升,在抢市场的阶段,对租价的影响可能就会十分明显。

至于自如CEO所说的6年来租金涨幅低于北京平均水平,其实指的是存留长租市场的续租价格。而胡景晖所说的,是抢市场带来的外溢效应。

但且不讨论对错,涨价大概是没有办法避免。有人愿意提供更好的品质、市场供给结构更加单一,这是趋势。

没有如家、全季、汉庭的时候,散乱小招待所很多很便宜;如家全季带来了品质提升,也带来了均价上涨。这个市场上大家反应不那么剧烈(而且大多数欢迎的),因为没有人天天住旅馆。

但租房不一样。

年轻人每到续租的时候更能感觉到大都会的残酷。具体涨幅是什么情况,一个程序员论坛上的反馈是这样的:


来源:V2EX

年轻人的选择非常有限,要么在工作的地方花4600租一个卧室,要么在五环外离地铁1.5公里的地方花5500租一个二居。

我也租过很长时间的房子,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房东。总体来说租房没有什么好的感受,唯一庆幸的是没有猫过地下室。

但是不是买房了就解脱了?也不是。买房之后,大部分人进入了人生的另外一个阶段。

这个阶段已经无暇顾及什么生活了,再好的房子,90%的可能只是用来每天睡几小时。大部分人在奋勇向前,因为人还是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时间越来越少,这种实现的急迫感越强烈。

20岁出头的年轻人可能只感叹房租太贵,但本身还有无限的可能性;但到30,40岁,时间就不再是你能挥霍的东西了。

买过场内权证没有?越接近履约时间点,波动就越发收敛。人生就是一张期权,自我价值有可能以无穷大兑现,也有可能以零兑现,但在刚拿到期权的时候,总觉得有无限可能。

对大多数人来说,大都会短暂的品质生活,大概存在于你忘乎所以和恋人卿卿我我而又不在乎房租的短暂时间。